• 當前位置:文章首頁 >> 理論探討 >> 鄉村建設 >>
  • 李昌平:永遠的導師——陸學藝
  •  2013-05-17 09:47:46   作者:李昌平   來源:   點擊:0   評論:0
  •  【字號:
  • 永遠的導師——陸學藝

    李昌平

            

    53號,我電話高鴿大姐,問陸老師忙不忙,不忙我就去找他,想他了。高鴿大姐說陸老師太忙了。

    59號,高鴿大姐來電話說,陸老師8月份過80歲生日,要搞個慶祝活動。我說“都80歲了啊,看來活100歲沒問題!”“80大壽,應該好好熱鬧一下”。高鴿大姐還給我派了活。

    13號中午,我開車在去安貞醫院的路上,王春光傳來陸老師突發心肌梗塞去世的噩耗,淚水奪眶而出,車停在路邊,久久不能平靜……

                    

    初識陸老師——要收我為學生

    2000年給朱镕基總理寫信反應“農民真苦、農村真窮、農業真危險”后,生活和工作都產生了很大的變故,兩年后流落京城。在遇到陸老師之前,讀過陸老師提到我的文章,一直期待有一天能夠認識陸老師。

    20025月的某日,在一個會議上認識了陸老師,陸老師說“你就是李昌平呀!”“還是一小伙子嘛!”“好多人搞了一輩子‘三農’研究,都沒能提煉出像你的‘三真’這樣經典的話語來概括‘三農’,你小子蠻幸運的!” 陸老師還關切的問了我的工作和生活情況,盡管我說一切都還不錯,但還是被陸老師憐憫、同情,和陸老師分手的時候,老人家當眾撂下一句話:“考我的博士吧”。望著陸老師背影,流落京城的我,被一位景仰的人關愛了,熱血頓時流遍全身,我真幸福!

    我最終沒有去考陸老師的博士,主要的原因是我認為自己考不上而放棄了機會,我還死皮賴臉的要陸老師“特招”。陸老師還挺認真的探討了“特招”的可能性,有一天陸老師跟我說:社科院建院以來,只有曹思源一個博士是免考的,過去好多年的事情了,此后再無“特招”了。我跟陸老師說:“您就收我做您的編外學生吧”。

                

    門外弟子——帶我進入社會學領域和圈子

    我是學經濟學的,對社會學一無所知,是陸老師領我進入社會學及其圈子。十年如一,陸老師一直帶著我。跟陸老師多次去過晉江、太倉,《新晉江模式》和“太倉模式”雖然沒有我的貢獻,但我學到了很多;每年的社會學年會,陸老師都會讓我參加;陸老師做東的“農口老人座談會”,一年數次,陸老師都會讓我參加并做發言。陸老師每年主持編寫的書,我都是第一時間得到的。陸老師每年都指定我閱讀一些好文章和研究報告。是陸老師帶我進入了社會學領域和社會學圈子,從此我看問題有了社會學視角,做事也有了社會學方法。

    有一天,我拿著加快社會建設必須改革“社會全能政府”文求陸老師指導,陸老師看后很高興,贊揚我“孺子可教”。這篇文章在中央黨校《理論動態》發表,后經時任政治局委員和廣東省委書記的汪洋批示在南方日報上全文轉載。

    我的每一點進步,陸老師都會熱情的鼓勵。我有時寫文章隨隨便便,陸老師也會不高興,甚至會生氣,生氣的時候還會罵我。有一次我頂嘴說自己不是學者、不必遵守學術規范,陸老師半天不說話,臉色很難看,嚇得我大氣不敢出!

                

    同情北漂——多次“走后門”推薦我進社科院

    沒有北京戶籍,沒有體制化的單位,不能享受北京市民待遇。在陸老師看來,我在北京一直“漂著”,是準農民工,屬于社會弱勢群體,是應該同情的對象。2004年的某日,陸老師專門到社科院領導的辦公室“走后門”,推薦我進入社科院工作,社科院主要領導看陸老師的面子答應了,后來在落實到某個所的時候,由于所領導意見不一致,我第一次進社科院的事情最終黃了。2009年,陸老師又想起這事了,又找領導把我推薦給社科院的另外一個(所級)院,院長和書記都同意接受了,非正式的在全院大會上宣布了,但在開院委會正式研究進人的時候,被一個人一票否決了,理由是我沒有博士學位。我這時才想起陸老師當初讓我讀博士的前瞻性和重要性,這應了一句古話:不聽老人言,吃虧在眼前。

    陸老師兩次“走后門”讓我進入社科院的努力都讓我給弄黃了,老人家比我還郁悶,說還要找機會跟社科院主要領導說說,后被我勸阻了。我跟老爺子說:昌平根本就不是一學問人,何況還是一個不守規則的人,社科院這樣高的殿堂不接納我,是有道理的。陸老師說,你老是這么“漂著”沒有根啊,老了怎么辦?!

                  

    少說多做——郝堂試驗

    2008年春,陸老師按照慣例請農口的老同志聚會,送走老同志后,陸老師把我叫到辦公室,先是送我一些書,叮囑要我要好好讀。還為我泡了茶,準備跟我長談了。兩個人圍繞我的后半生討論了一個多小時。陸老師說:北京這個圈子說什么你都已經知道了,文章少了你、會議少了你依然還是文山會海。寫多少文章、開多少會也頂不上一個“小崗村分田單干”。陸老師勸我跳出北京的圈子,發揮自己基層干部出身,既能和基層干部打成一片,又能把專家學者“設想”落地生根做試驗的優勢,做幾個試驗點出來。扎扎實實做十年。

    陸老師建議我利用河北大學平臺,以河北徐水大午集團及其周邊村子為依托,做產業帶動、金融推動農民就地城鎮化的試驗。

    和陸老師的這次長談,又一次改變了我的人生。我照陸老師的話行動了,和孫大午一起設計了試驗,并迅速啟動了試驗,后來因為孫大午“敏感”,李昌平也還沒有完全“脫敏”,試驗剛起步就被保定市政府個別領導人以“穩定”為由扼殺在搖籃了。20099月,我把隊伍從河北保定徐水拉到了河南信陽平橋,開始立足信陽平橋區郝堂村做“以‘內置金融’為突破口的村社共同體重建及農村綜合發展試驗”。

    在信陽平橋區王繼軍書記的支持下,試驗進展的很順利,我經常回北京向陸老師匯報試驗進展,陸老師很滿意,叮囑我帶王繼軍書記來北京交流,他要當面給王繼軍書記打打氣。后來,我又和孫君等人創建了“中國鄉村規劃設計院”(簡稱“中國鄉建院”),收羅了一大幫熱愛農村建設、且有絕活和行動能力的行動者,深化郝堂試驗,并立足郝堂走向全國。

    對于我領銜搞鄉村建設試驗,陸老師非常贊賞。我請陸老師做“中國鄉建院”顧問,陸老師很高興。2012年年底,我請顧問團隊吃年飯,報告2012年鄉建院的工作,陸老師得知鄉建院2012年收入接近2000萬時。非常驚訝和喜悅,還和大家喝了好幾杯,說了好多鼓勵的話。送陸老師回家的路上,陸老師反反復復叮囑:“可以賺政府的錢,不要賺農民的錢。”“一定要全心全意為農民服務”,“以村為單位做試驗還不夠,要考慮以鎮或縣為單位做試驗”。

                

    實話還是要說——鼓勵再向總理說實話;

    我在做農村綜合發展試驗的過程中,文章少了,開會少了,心態好了。

    11年春節后的老同志座談會后,陸老師又留下我喝茶。我說我對未來30年農村農業怎么搞,農民應該奔什么樣的前途,有話要說,想再寫一本書——《再向總理說實話》。陸老師鼓勵說:實話還是要說,想寫就寫吧。

    201210月,《再向總理說實話》出版,第一時間送給陸老師,陸老師很快就看完了,說了很多鼓勵的話,特別贊賞以“內置金融”為突破口的農民村社共同體建設的論述和實踐,也有嚴厲的批評,批評我政治上還是不成熟。陸老師安排高鴿大姐拿了30本《再向總理說實話》,分別送給農口的老同志,叮囑老先生們先看,并提議2013年春節后的“老同志聚會”要專題討論《再向總理說實話》。

    2013年的春節農口老同志座談會后,陸老師又叮囑我“少說話、多做事”。要我適當的時候請老同志們去信陽郝堂試驗點看看。

                   

    永遠的導師,永遠的不入門弟子,永遠的遺憾

    陸老師突然走了。

    我一直想跟陸老師叩頭,要他收我為弟子,他總是說“你是小朋友”;陸老師答應要去郝堂村看看的,因為師母身體不好,加上要帶老同志們一同前往,所以一直沒能成行;

    陸老師做中國鄉建院顧問好久了,我一直說要給他送顧問聘書的,總是忙忙碌碌的忘記這件事,……

    我漂在冰冷的北京十多年,但我心中有不少的溫暖,其中非常非常有熱度的一個區域就是陸老師給我的溫暖,這溫暖一直是我的動力和幸福。

    陸老師,這輩子做不了您的入門弟子了,這是我一輩子的遺憾了!但您是我的導師,您是我的明燈,永遠!永遠!永遠!

                 

                                                              您的學生   李昌平

                                                   2013513日于南陽淅川陶岔村

  • 進入專題:紀念著名社會學家陸學藝教授
  • 責任編輯:sn
  • 相關文章
  • 發表評論
  • 評分: 1 2 3 4 5

        
  • ·請遵守中華人民共和國其他各項有關法律法規。
  • ·用戶需對自己在使用本站服務過程中的行為承擔法律責任(直接或間接導致的)。
  • ·本站管理員有權保留或刪除評論內容。
乒乓球教学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