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前位置:文章首頁 >> 調查研究 >> 鄉土隨筆 >>
  • 冷波:南北婚與面子車
  •  2014-02-11 15:07:17   作者:冷波   來源:   點擊:0   評論:0
  •  【字號:
  •  

    每逢佳節倍思親,又到春運年關近,路上車人已成堆,千擠萬搶回家心。春節是中國人最重要的節日,回家過年是中國人心中揮之不去的牽掛與期盼,一年又一年,辭舊又迎新,回家過年早已成為我們生活中的重要部分,而如今世界正在日新月異,中國年正在慢慢走向世界,就在中國之內,過年就有很大的地區差異,我所在的信陽是中原文化與荊楚文化交匯的地方,所以這個地方有時顯得很尷尬,因為它就踩在淮河線上,北方的說我們是南方的,南方的說我們是北方的,我現在不想討論它的地理位置,我想說一些關于回家過年的現象,雖然家鄉的習俗是南北都占一些,但是家鄉的生活習慣是南方的,以米食為主。

    有一種心聲是這樣的:每逢過年被逼婚。年里年外婚事多,我回家那天趕上臘月二十二,在路上我就看到不少結婚的車隊。過年了,在外面摸爬滾打的親人們難得有空回家團聚,多少都會說到婚姻的事,這在全國都是很普遍的現象。不過我想說的是南北婚,所謂的南北婚就是夫妻二人一個是南方人,一個是北方人。關于南北婚,距離和餐桌是我所關注的對象。

    不知從何起,婚姻有了距離,這有一定的原因。如今的社會,人口流動如此頻繁,如此容易,越來越多的人走向城市,那些走出去的人平時不在家,過年的時候好不容易回來一次,在家呆不了幾天,他們怎么可能在家的附近立馬就找到愛情的火花,除非去相親,可如今早已不是傳統的包辦婚姻了,他們在城市見過一些世面,一般很難跟不認識的或者不熟的人有著怎樣的情感,所以相親的成功率不高,慢慢地也不再去相親了,或是為了應付父母走走過場,除非一些在家不出去的人。城市匯聚了不同地方的人,在這里人們每天能夠遇到很多形形色色的人,人們可選擇的多了,可比較的多了,可是他們會因為工作占去大半時間,所以能夠經常接觸到的人并不多,他們會有很多朋友,但是大多數并不是很熟,所以很多人不是因為進了城就會有很多真心朋友,畢竟城鄉之間人與人的交流方式不一樣。在這個快速發展的社會中,生活節奏是那么的快,仿佛一切都在快速前進,婚姻也會如此。面對城市的繁華與誘惑,青年人的想法往往很瘋狂,他們還不夠成熟,還無法為他們的婚姻很好的負責,可是在家有父母的催婚,在外有太多的不確定,就這樣一對新人誕生了,我們應該祝福他們。戀愛中的人智商低,不是說他們的智商倒退了,而是相對智商來說,他們更需要情感,情感如同火山噴發,威力無窮,他們覺得情感可以克服困難,這樣的愿望都是大家所期盼的,可是總有那么一些無法克服困難的人,不是他們不想克服,只是有很多的始料不及,各種素質不好的人,他們選擇了撂挑子。距離曾經是他們心中的美,可是當他們無法克服距離時,距離是一種負擔。在我村里,越來越多的人不想上學,上大學的人更是少之又少,不是因為村子小,而是因為城市的誘惑深入鄉村,他們早已迫不及待地想感受城市的繁華,他們年紀輕輕的就出去了,年紀輕輕的就被催婚了,年紀輕輕的就得承擔那么多的責任,他們是被拖著走的,他們的經濟、精神和性格等都還不夠成熟,他們還沒有那樣的素質。新婚燕爾時歡天喜地,新婚燕爾后哭天搶地,這樣的現象還是很多的。回家過年不容易,在家過年也就那么幾天,如果兩家隔得太遠,那么他們的春節愿望應該有這么一條,那就是馬上有車,這樣他們才可以在兩家之間來回奔走,美好的時光也許是趴在車窗戶邊看看風景,美好的愿望也許是期待不要晚點,能夠早點到家。距離是客觀的,他們對距離有著不同的感受,距離讓他們的春節時光少之又少,他們勞累奔波于家的兩端,久而久之,他們厭倦了這般的過年,為了回家過年的事,夫妻之間,子女與父母之間的矛盾也在增加,即使回到家也呆不了幾天,更別說解決矛盾了,有時連交流都不多,所以父母是忍讓的,因為他們知道子女回家一趟很不容易。父母曾經的期盼是否已有了遺憾,這個只有他們經歷了才會知道,對錯也是錯綜復雜的。或許他們會對自己還未成家的孩子說:不要找太遠的,不要找不合口味的。

    相對于距離,餐桌的問題會更甚。餐桌是維系情感的主要紐帶之一,同桌共食是血脈關聯的見證,家鄉有一句話:不是一個圈的豬吃不到一個槽里去。如果一家人不能夠在一個桌子上吃飯,你吃你的,我吃我的,更別說偶爾給家人夾夾菜了,感覺這都不像是一家人。南北婚的餐桌問題之所以嚴重,是因為他們的吃飯習俗是不同的,北方以面食為主,南方以米食為主,吃面的人偶爾吃幾頓米飯還行,可是頓頓吃米飯就夠嗆了,對于那些在外面能夠克服的人來說也就沒有什么大的問題,對于那些還無法克服的人來說是個很大的問題,畢竟吃飯是人生一大事,除了主食不同,有的連菜和油的吃法都不一樣,在農村,家庭婦女的炒菜技藝是多少年都不變的,有著很強的地方特色,又不會像城市那樣去下館子,那就煮兩份吧,一南一北的,主食好解決,可菜不好弄,比如一個南方人去一個北方人的家里,這個北方人不會炒南方人的菜,那個南方人要是自己也不會,那就只有干吃飯了。在過年期間煮兩份雖然比較麻煩,同一個桌子上擺著相反的飯菜,看著怪怪的,但是為了圖個喜慶,也沒有多少天,還是能夠容忍的。在過年還好,兩親家還是在自個的家過年,在平時,兩親家難得登門拜訪一下,好不容易來了一趟,老一輩的吃飯問題比子女的更甚,他們的口味更難適應。一方喝面湯,一方喝稀飯;一方吃菜油,一方吃豬油;一方吃他們老家的特色菜,一方又找不到這些菜;一方不遠千里親自下廚做些特色菜以表敬意,一方卻又吃不慣這些菜;等等。就這樣一方想招待好對方而忙前忙后,一方又吃不好喝不好而覺得對方招待不周,但雙方有一個共同點是不會說普通話,各自說著自己的方言,很多時候說的是風馬牛不相及。最后他們不敢走動走動了,不是不想,只是無法適應,簡直是一種折磨。

    距離和餐桌這些客觀條件不僅對大人是一種折磨,對小孩子更是一種折磨。長途跋涉已經很勞累了,要是碰上暈車的孩子,特別是在春運,小孩子很難受了,如果再水土不服,加上餐桌問題,那么小孩子很可憐了,體質不好的小孩子,就太容易生病了。歡天喜地慶團圓,奈何過年如此難,折騰千里把家還,生病難受真可憐。距離和餐桌問題對小孩子和老一輩還有一些影響。如果小孩子稍大一點,還會遇到一些教育問題,兩地的教育多少都會有差異,要是轉來轉去,孩子要花時間適應,對他們的教育還是有影響的。因為子女要工作,所以老一輩會進城照顧小孩子,對很多農村的老一輩來說,進城如坐牢,憋屈死了。一是他們不適應城市環境,跟不上城市的生活節奏,整天悶在屋子里也很無趣,二是吃不慣城市的油和米,有些吃完后老吐酸水,如果連主食都不同那就更憋屈了,不比在過年,這是要常住常吃的,老是煮兩份的話,對一些農村人來說顯得很奢侈,所以老一輩并不是喜歡住在城里,畢竟他們在農村很自由也很悠閑。距離和餐桌問題客觀的存在著,舟車勞頓加上口味不和,心情可想而知。婚姻和家庭關系著三代人,老一輩之間的走動和交往少之又少,夫妻穿梭于家的兩端,兼顧兩端身心俱疲,小孩子懵懂不知卻也會遭殃。但是并不是說南北婚只有問題,我只是指出了一些客觀方面的局限,這也未免不是一種磨練,有些人能夠克服它們,當他們熬過了頭幾年,他們的各種素質提高了,也能更好地對付它們了;可是也有一些人在它們的面前畏懼了,情感和家庭的矛盾也慢慢地多了起來,生活越來越不幸福,更有甚者拋家棄子。

    有一種現象是這樣的:為何過年車兒如此多?回到家坐車去縣城見見闊別一年的好友,不料想路上是如此之堵,當我到達城區時,我的一個感受是:四輪的不如三輪的,三輪的不如兩輪的,兩輪的不如十一路。不僅縣里的車很多,鄉里和村里的車也是越來越多了,為何過年車兒如此多?車多主要因為人多,人多因為回家過年,我大致觀看了一下,除了原本的車輛外,在過年期間有兩個車輛增加源頭:一是那些平時閑置不怎用的車輛都動用起來了,拉人載貨的都有;二是開回家過年的外地車。過年了,不只是那些大型的客運車輛有春運,在鄉村,那些形形色色的車輛都有自己的春運。如今考駕照已成為一種風氣,車越來越多,村里很多沒上學的孩子也去學汽車修理了,所以在走親訪友的餐桌上,談論與車有關的主題也越來越多了:誰又買什么好車了,誰的車又開到田里了,誰的車又被撞了等。農村人過年喜歡勸酒,一句“我開車來的,不能喝酒,出了事誰負責”也成為農村推脫喝酒的一個新理由。外來車以轎車居多,鄉村的道路雖說是水泥路,但是太窄了,基本上是村村通那樣的單行車道,所以很容易擁堵。兩車相遇時,技術不好的人,很容易撞車或者為了讓車,一不小心把車開到田里去了,鄉村的道路沒有路燈,在晚上更不好讓車倒車了。盡管有很多限制,可是依然阻擋不了開車回家的心情,而且越來越多,開車回家過年既是一種自我方便,也是一種面子。

    消費成為一種符號消費,講究象征不重實用的現象在農村也慢慢地蔓延起來,車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它是農村人的一個新面子,我叫它面子車。面子也就是臉,臉是給人看的。出門搞副業的人在我村里占了絕大多數,那些在外混了很多年的、混得還不錯的人也就積累了不少錢,這些錢足夠他們消費幾萬元以上的轎車,這樣的車在城市不算什么,在農村就不同了,轎車和農用車一比較就顯得高檔了。這些搞副業的人有很大一部分是在天津賣面食和油貨,他們起早貪黑、風雨無阻地在建筑工地附近賣工人們的一日三餐,這些搞副業的人一般會租一些房子住在一起,而且還是不同省份的人混雜在一起,那里魚目混雜,晚上收攤之后大家也會相互串串門,這是另一個小社會。我小的時候在寧波親身經歷過幾年,對此的印象還是比較深刻的。他們有了一些錢以后呢,由于文化程度不高,不會像城市人那樣搞各種投資,他們往往喜歡把錢變成固定資產,像房子和車子等,一年回家一次,在家又呆不久,他們的房子就這樣閑置著,留著他們“退休”之后再住,所以十五(元宵節)一過,很多新房子的大門上都赫然擺著大鎖。房子有了呢,又流行車子。這些車子,他們用的也很少,在平時幾乎用不著,難道他們會用轎車載著油鍋,拉著火爐去工地賣早點?也只有在過年期間,這些車子才有大的作為,首先是不會為春運的一票難求而發愁了。其次,也是很重要的,那就是臉上有光,一副老板范兒。不過他們也有難言之隱的地方,鄉親們看到你有好車了,趕趕集,串串門,你得載他們一程,不然會落人口舌;好朋友看到你有好車了,借車兜兜風,感受感受,你能不借么,不然不夠義氣。很多時候就是死要面子活受罪,面子對農村人來說真的很重要,因為這是他們的家,世代生活在這里,鄉里鄉親的很是熟悉,有時一件事能夠被廣而傳之,傳而久之,久兒重復之,農村人顯得“無處可逃”,這也許是農村人的筋筋道道。不比城市,在一個城市里呆不下去了,還可以換地方,況且別人對你又不熟,交往不多,影響相對不大。就在這種種原因之中,農村的交通事故也是越來越多了,所以在走親訪友的路上又多了一個嘮嗑的話題。

    過年回家,結婚和車子現象比較突出,大家也聊得很多,所以我選了南北婚和面子車的話題。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淚水,因為我對這土地愛得深沉。當我擦干眼淚,明亮雙眸,卻發現曾經的那片土地在我的視野中模糊了……

     

     

    冷波,河南信陽人。

  • 進入專題:2014年春節回鄉記
  • 責任編輯:sn
  • 相關文章
  • 發表評論
  • 評分: 1 2 3 4 5

        
  • ·請遵守中華人民共和國其他各項有關法律法規。
  • ·用戶需對自己在使用本站服務過程中的行為承擔法律責任(直接或間接導致的)。
  • ·本站管理員有權保留或刪除評論內容。
乒乓球教学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