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前位置:文章首頁 >> 政策評論 >> 政策建言 >>
  • 王海娟:污染下鄉——“砷中毒”的大爆發
  •  2014-02-14 16:24:23   作者:王海娟   來源:   點擊:0   評論:0
  •  【字號:
  • 王海娟:污染下鄉——“砷中毒”的大爆發

     

     

    家鄉,讓我們魂牽夢縈的不就是那青山綠水嗎?但是今天,它被現代工業污染破壞得千瘡百孔。可是,說好的青山綠水呢?

     

    一、千年古鎮遭遇“砷中毒”大爆發

    我的家鄉大王鎮位于陽新縣的東北方,依幕阜山脈北麓的筆架山,東臨太子鎮,北瀕大冶市大冶湖。該鎮因三國時期吳王孫權曾到此賑災而得名。為紀念吳王,這里的人們就給山名、殿名皆冠以“大王”二字。千百年來,該鎮就有了一個響亮的名字——大王殿。大王鎮是典型的南方丘陵地區,魚米之鄉,山清水秀,是環境非常優美的一座千年古鎮,有一條涓涓溪流從鎮中穿過,綿延千年

    據傳,有一次,孫權的兒子孫登在此賑災時,突發痢疾,吃了很多藥都無濟于事,百姓很著急,就將當地的泉水送到孫登住處。孫登喝下后,果真水到病除,便問是何神水,當地百姓告訴他,崇村有一口泉水,常年不枯,水質甘甜,百姓常用此泉水治病。孫登來到此泉一看,果真神奇,該泉水從一塊平地之上涌出,深不見底。官兵喝了此泉后,痢疾全都好了。孫登十分感動,率領官兵繼續賑災。百姓為了感謝孫登,后將此泉叫做吳王泉。王崇礦泉水被當地群眾奉之為神泉,其檢測指標達到國際飲用水標準,如今吳王泉的泉水被當地人開發制成礦泉水。

    2013年國家級黃石市經濟技術開發區接管大王鎮和太子鎮,準備在這里打造環大冶湖生態新城,開發成旅游風景區。正在此關鍵時刻,一名70多歲的老人長期以來四肢發麻、無力,到武漢四處求醫但病因未查明,直到10月初才在武漢市職業病醫院查出為“砷中毒”。一些村民也有類似癥狀,趕緊到武漢檢查,又陸續有村民被發現為砷中毒。消息傳開,周圍幾個村的村民去外地進行砷中毒檢查,發現自家在小學上學的孩子砷超標中毒,同村發現砷中毒的小學生已有二十多人。現在更有甚者,一家九口有八個中毒;還有的是有一家三口無一幸免都中毒了。目前據查,砷中毒涉及到大王鎮30多個行政村中的14個村。

    農民發現離化工冶煉廠越近的村莊中毒的村民越多,離廠近的幾個村種的菜都不能吃了,水都不能用了,農民只能買菜,買桶裝水。這些廠子平時排出的濃煙,剛靠近廠就聞到一股刺鼻的氣味讓人想吐,每到下雨過后地上就出現一層黃色的粉末,100多畝果園里的,掛果的季節卻看不到果樹果子,有些結了果,過不了一個月就全部掉落!“砷中毒”的罪魁禍首就是這些小型的化工冶煉廠。

    所謂“砷中毒”俗稱砒霜中毒,多因誤服或藥用過量而中毒,生產加工過程中吸入其粉末、煙霧或污染皮膚而引起中毒也比較常見。一般先頭暈,再手腳發麻,再是全身發軟。嚴重病兒可于中毒后24小時至數日發生呼吸、循環、肝、腎等功能衰竭及中樞神經病變,出現呼吸困難、驚厥、昏迷等危重征象,少數病人可在中毒后20分鐘至48小時內出現休克、甚至死亡。

     

    二、地方政府的“熱點回應性決策”

    地方政府如何處理“砷中毒”事件的呢?因自上而下的經濟考核指標壓力,地方政府對這些高污染的企業是歡迎的,尤其是中西部不發達地區,發展動力更加強烈。大王鎮幾家規模比較大的冶煉廠是政府招商引資來的。地方政府并沒有經濟實力和動力去治理污染,即使環保部門多次關停違法生產的企業,然而這些企業總能死灰復燃,讓污染企業成了“打不死的小強”。

    當今年出現砷中毒事件時,為了避免事態擴大,地方政府只能盡量遮蓋。一是阻止農民上訪,鶴鳴畈村有幾百名群眾前往黃石市政府討說法,但是上百名群眾在黃石市政府附近遭到一百多名武警特警的攔截,政府派武警、特警在大王鎮輪流值班。二是農民只能到指定的醫院檢查,由醫院配套防止事態進一步擴大,黃石醫院一名教授表示:必須要大王政府開證明來,才能跟大王人體檢。村民告知,全湖北省的醫院都是如此。一些農民看到地方政府這樣的態度,對政府制定的檢查結果并不相信。由于“砷中毒”事件涉及地域范圍內人口超過6000人,村民們不相信黃石醫院能夠忙得過來,比如怕尿樣搞混,也懷疑政府掩蓋砷中毒真相,紛紛到武漢檢查,甚至到湖南、河南和江西檢查。

    11月份,幾家靠近路邊的規模較大的明顯的幾家化工冶煉廠拆毀了,大量的小型冶煉廠暫時關停,還有那些隱藏在山里,或者偏僻地方的不被發現。我到附近的鄉鎮和鄉村走動,發現大量的小型工廠藏在山邊、湖邊、坡邊。這次大王鎮發生污染事件,家鄉附近鄉鎮的很多地區的農民也是人心惶惶,怕大王鎮砷中毒污染事件重演,十幾戶與大王鎮已經定親的農民都退親了。

    實際上,冶煉廠污染問題,這幾年群眾反映極多,但是一直沒有得到解決和重視。當出事了,在媒體上曝光,驚動了省政府,成為熱點問題時,政府才出政策解決,地方政府這種治理污染的邏輯即是“熱點回應性決策”。這是一種“頭疼醫頭,腳疼醫腳”的方式,地方政府只解決熱點暴露出來的冶煉廠產生的污染問題,而不解決普遍的污染下鄉問題,更不解決產生污染的根源問題。如果按照這樣的治理邏輯下去,大量沒有成為熱點的問題無法得到治理,等待我們的,就是“小事”演變成為熱點事件,就是下一次的規模更大的污染事件,損害的是更大范圍和更深層的人民生命健康。我們長期在外面生活,可以避免的,但是我們的父母親友鄰居都將成為污染下鄉的犧牲品。

     

    三 “無知”農民與下鄉工業污染擴大化

    面對工業污染下鄉,大部分農民是無知的,也是手足無措的。得知中毒事件后,我趕緊打電話問家人是否去檢查,媽媽說,“其它人沒有去,我們村的都沒有去檢查”,同樣的姐姐家所在的村莊也沒有人去檢查,當然也沒有采取什么措施,就好像這件事情沒有發生一樣。春節回家十幾天,也沒有家人和親戚談論這件事。而在我們村口就有一家稍大的冶煉廠,本村的一個親戚帶著在家的兒子和上堰村人一起去檢查,發現兒子砷中毒。從親戚那里得知,上堰村不同程度中毒的村民有70%

    政府組織農民免費檢查和治療的村莊只有14個,其它村莊的農民自行檢查和治療只能自己掏錢,包括我所在的村莊和上堰村都不在政府組織的范圍內。政府不來組織農民,中毒還沒有顯現出來時,農民不知道要去檢查和治療,更何況農民不愿意自己掏錢。

    這些冶煉化工廠都在2003年之后建立起來的,當時是全國第三次產業轉移的高潮。產業轉移到中西部地區的是高能耗、高污染的產業,尤其是那些本來應該被取締的低效和污染產業,無法進入縣市的工業園區統一管理,在地方政府經濟考核指標的壓力下,被“迎接”到農村中。相對于工業園區的企業,散落在村莊中的工業污染更加難以管理,他們本身個頭不大,地方政府沒有積極性,監管的成本更大,農民也不清楚情況。農民只知道工廠能夠提供數百個就業機會,是本地掙錢的地方。

    而“砷中毒”這樣的事件是農民從未想象的,對于“砷”這一典型的化學產品,農民在日常生活中是難以接觸到的。事件爆發后,一些長期在工廠勞動的工人開始意識到工作環境的險惡,因為他們從來不知道這樣一種礦物質并不同于傳統的煤炭、石灰石等,而是含有毒性的砷化物。

    學過中學化學的我們知道,砷是化學上的重金屬元素。砷污染是砷化物深入地下水、土壤、空氣、農作物對人體造成的污染。砷中毒往往是慢性的、后發的,既然是慢性中毒就可以潛伏體內,不是中毒之后可以馬上體現出來的,只有到帶來顯化的嚴重后果以后,才被農民身體感覺到,最終經過科學檢測才能意識到就是“砷中毒”。但是當農民已經知道時,農民已經付出了生命和健康的慘痛代價,已經不可挽回,且對大部分農民來說,未來他們如何應對工業社會的高風險,依然是無知的、手足無措的。

    正是農民對工業社會的高風險缺乏明顯的知識,因此例如砷中毒這樣的污染下鄉進一步擴大化了。農民毫無抵御之力。現代化給農村帶來的除了文明與經濟的繁榮,還有污染。遠在這次中毒事件爆發之前,我都能明顯的感受到污染下鄉。家門口的池塘,曾經是小時的樂園,碧荷連天,清波蕩漾,魚蝦在其中游弋。挖藕、捉魚、釣龍蝦成為童年最深刻的記憶,每到吃龍蝦的季節,我就會想起自己與玩伴從魚塘中釣龍蝦與嬉戲的場景。婦女洗衣服的棒槌聲和歡笑聲是村莊的音符,夏天,村民搬著竹床睡在池塘邊,乘涼、聽蛙聲、數星星、聊天。圍繞池塘,形成了村莊的公共空間和娛樂場所。2000年左右,魚塘干枯,不能養魚、種藕,不多的水也發黑發臭,沒有人再來洗衣服,晚上也不能乘涼了,魚塘反而成為家門口的毒瘤。家鄉的污染下鄉,遠在這冶煉廠落地之前,污染下鄉的源頭也不僅僅是這些冶煉廠。污染無邊界,風險大家共享,污染下鄉,污染的不僅僅是我的家鄉。

     

    四、叫我怎么回得去家鄉

     

    家鄉,就是那青山綠水,尤其是當2013年的城市重度空氣污染—霧霾襲來時,我們首先想到和懷念的就是家鄉的美好環境。當農村被城市文化貶損成愚昧落后的代名詞之后,青山綠水成為我們不多的家鄉自豪之一。回到家鄉,我下車的第一件事,就是看看映入眼簾的家鄉秀美,深深吸一口新鮮空氣,和家鄉打一聲招呼,“我回來了”。上車離開的時候,我回望的還是家鄉的山水,吸一口新鮮空氣帶走,與家鄉道別。

    如今的大王鎮雖是我的故鄉,如今的狀況是:大半個大王鎮中毒了,樹木莊稼成片死亡,肥沃的土地再也種不出健康的糧食,“神泉”變成毒藥,已不見往日的秀美。故土不再是能養育人的沃土,而是一個毒物,在張龍舞爪。砷,或者其它的污染,潛伏在家鄉的五臟六腑,讓人產生莫名的恐懼。

    家鄉,我怎么去愛你?這片曾經養育我們大王人千秋萬代的土地,受到了這樣的傷害,我們欲愛不能,再也回不去。

    可是,說好了的青山綠水呢?最近“美麗中國”成為中央的鄉村建設目標,對于我的家鄉而言,這已經成為奢望。這對大冶湖生態新城建設和旅游區開發,又怎么不是一個諷刺呢?當一個個村莊如同我的家鄉一樣沒有美麗的希望,美麗中國又從何而來?

    我們真是應該警惕現代工業污染下鄉,不要在城市治理污染,而讓鄉村承接這些污染,由于監管無力和農民科學和環境保護知識缺乏,那會造成更加嚴重的環境污染事件。農民對現代工業污染的類型和后果還非常無知,這增加了高污染企業在農村的生存空間,直到污染事件爆發出來造成嚴重后果,我們還應廣泛宣傳教育農民懂得自覺團結起來維護環境生態權益。

    請時代記住家鄉大王鎮的這次砷中毒大爆發及其它造成數千個家庭的痛苦,及對我們的警示。

        2014-2-12

     

     

  • 進入專題:2014年春節回鄉記
  • 責任編輯:sn
  • 相關文章
  • 發表評論
  • 評分: 1 2 3 4 5

        
  • ·請遵守中華人民共和國其他各項有關法律法規。
  • ·用戶需對自己在使用本站服務過程中的行為承擔法律責任(直接或間接導致的)。
  • ·本站管理員有權保留或刪除評論內容。
乒乓球教学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