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前位置:文章首頁 >> 調查研究 >> 鄉土隨筆 >>
  • 王麗惠:分家之變
  •  2014-02-18 21:25:12   作者:王麗惠   來源:   點擊:0   評論:0
  •  【字號:
  •                                       

    一、由契約到身份

    村里傳統的分家通過契約達成,老人稱之為“分書”,契約上寫明:分家的當事人、家產的分配、地契、作證的中人等。分家要有契約是由當時的完全私有制決定的,村里的每一寸土地都有地契,分家的核心就是把土地的歸屬明晰。分家要有“中人”見證,一般請在家庭中較有權威的娘舅當中人。集體以前,民間活動是缺乏國家在場的,所有的家庭事務都以私力的途徑解決,如過繼兒子要有“過紙”,土地交易以及權利人的變更要有“地契”,分家要有“分書”等等,契約是非常重要的民間存在力量。

    新中國時期,集體全面介入到社會生活中去,土地等生產資料和生產工具的集體所有制令地契銷聲匿跡,分書也失去了存在的基礎。集體勞動、集體生產、集體分配,村民的主要財富由集體而不是家庭內部支配。聯產承包責任指以后,集體土地平均分配給個人,父母在去世后,土地又平均分配給兒子,已經沒有明細土地歸屬的必要。兒子結婚時,父母建好房屋、配置好家具,也基本用盡了積蓄,家產通過代際責任完成了提前轉移和分配,再也沒有正式分家的必要。所謂的分家,即是分灶。

    家庭關系的變遷以及家庭行為,不僅是“由傳統到現代”的倫理性關系到理性關系的轉型,在傳統社會,不乏理性的契約行為,而現代社會,集體社區和家庭成員身份卻又模糊了一些財產性關系,家庭行為與國家的塑造和社會制度緊密相關。

     

    二、大小家庭

    “四世同堂”的理想大家庭形態更多地存在于歷史資料之中,且這種擴大式家庭多屬于士紳大戶,“兒女靠大樹好乘涼”,只有一個有能力有權威的家長才能維系大家庭的運轉,可以調解家庭糾紛、分配家庭財產、甚至制定家規家法。在尋常百姓家,小家庭才是適當的家庭形態,大家庭不過是偶然存在的理想型。老人們回憶,在村莊史上也從未曾出現過四輩同堂的大家庭,而以兩代家庭為主。在相鄰的十里八鄉也僅有一戶例外,一戶叫莊世凱的人家,直到十年前老人去世前,還維持著四世同堂的形態,老人與四個兒子和孫子們仍共同生活在一起,整個大家庭有三十口人。雖然隨著老人的去世,大家庭也迎來了解散,但仍以事實的形態驗證了理想家庭的存在。

    兒子的成家立業后,就要分家。不同的是,早期的分家是一次性分家,要等到所有的兄弟都成家以后,才會分家,分家更具有正式性。1931年出生的明光輝在兄弟四人中排行老三,父親在他上未成家的時候就去世了,大哥結婚后,一直沒有分家,供養整個家庭并安排三個弟弟的婚事,直到三個弟弟都成家立業后,才分家。現在的分家,則是系列分家,兒子在結婚之后會立刻從大家庭的會計單位中分離出去,父母也希望不再負擔成家的兒子,而將接下來生活的重心轉移到為未成家兒子積攢成家的費用。這樣,家庭財產通過多次分割,在父母古來稀之時,除了基本生活之外,也已經沒有什么財產可以再分配了。一次性分家到系列分家,體現的是越來越個體化的家庭,小家庭尤其是長兄對大家庭的連帶性義務不復存在,家庭一旦成立便各自獨立各自為政。

    計劃生育政策以及婚姻市場化導致的代際責任的加重,“多子多福”的傳統生育觀念和家庭方式被獨子取代,分家模式也由多子分家變為獨子分家:

    周北澤有子女五人,三兒兩女。大兒子建華1984年結婚,同年分家。二兒子、三兒子也在各自成家后從脫離了母家庭。現在年事已高由兒子們贍養的周北澤,將承包的農地平均分配給了兒子。大兒子的孩子較多,需要宅基地,在家庭會議上,另外兩個兒子無異議的前提下,周北澤將自己的宅基地以三萬元的價格折價賣給了大兒子,約定死后歸大兒子所有。

    多子分家的核心原則是平等,每個兒子從大家庭分配的財產要均衡平等,財物的分配好壞搭配,而不動產如農地、宅基地則一定等份額平均分配。事實上,除了土地之外,父母在分家時又很難做到絕對的公平,“一碗水端平”是最難做到的事情,父母很難擺完全擺脫情感的偏好,“偏心爺娘疼好兒”,孝敬老人的兒子最終會贏得父母內心的偏愛,有的父母還疼愛最小或者最大的兒子,當情感的偏好表現得過于明顯時,家庭糾紛就會出現。獨子家庭的普遍化在不斷縮小家庭的同時,也生產了越來越標準化的家庭模式,“母家庭+獨子小家庭”的組合。分家也越來越統一化,父母為兒子建房娶妻生子,在仍有余力的時候為兒子帶孫子、承擔一些基本的生活開銷,村里的傳統是,一旦兒子結婚后,父母就要從高大的樓房里搬出來,住到偏房,在父母仍可勞動的時候,幫助兒子料理子家庭,年老不能勞動時,兒子贍養老人。

     

    三、家庭的分與合

    在當地,分家以分灶為標志。分灶吃飯就意味著會計單位的相互獨立,也意味著家庭的彼此獨立。但只要父母仍在,獨立的小家庭就無法斬斷藕斷絲連的關聯。因此所謂分家,更多的是指母家庭財產在子家庭之間的橫向均衡分配,所以村民很喜歡強調,“一個兒子無所謂分家不分家”,年紀大了分開吃,老人的都是兒子的。

    母家庭對子家庭的凝聚作用,通過養老和人情發揮作用。在老人需要兒子出錢出糧或者滿足其他生活需要時,老人就會將兒子們召集起來商議。村里的地方性慣習是,當父母70歲時,老人就不再自養而由子女贍養,就口糧而言,每個老人一年600斤谷,兩個老人就是1200斤谷,由兒子平均負擔,吃不完的糧食老人可以賣掉換零花錢用。女兒負責添置生活用品和給零花錢,逢年過節,兒子女兒也會根據收入狀況給老人一些錢。普通家庭一年的人情開支在2萬元左右,人情在母子家庭中的分配,其中父母的同輩以及長輩的費用以大家庭為單位,只需屬父母的名字、包一個紅包;其余的人情往來,如與子女同輩或者更小輩以及子家庭的姻親則由各個子家庭獨立負擔。父母同輩的人情項目多為白事,而子女同輩的人情項目多為白事,所以常表現為“白事不分家而紅事分家”的形態。

    對于分家的理解,家庭內部以會計單位的分開為標準,而在社區體系中,則以“戶”為單位,大家庭的存在,就是戶的存在,母家庭是整個家庭的紐帶。

     

     

                                    王麗惠,博士生,江蘇連云港人。

  • 進入專題:2014年春節回鄉記
  • 責任編輯:sn
  • 相關文章
  • 發表評論
  • 評分: 1 2 3 4 5

        
  • ·請遵守中華人民共和國其他各項有關法律法規。
  • ·用戶需對自己在使用本站服務過程中的行為承擔法律責任(直接或間接導致的)。
  • ·本站管理員有權保留或刪除評論內容。
乒乓球教学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