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前位置:文章首頁 >> 調查研究 >> 鄉土隨筆 >>
  • 印子:外婆的人情失誤
  •  2014-02-19 16:08:47   作者:印子   來源:   點擊:0   評論:0
  •  【字號:
  • 印子:外婆的人情失誤

     

    一回老家就聽外婆說今年她自己家的小輩們的人生大事尤其多,老人家自言自語道幾天就花掉了1000多元,真是心疼。外婆與外公都是村里人,兩老的婚姻使得外婆的娘家與婆家都在村子里,在我讀小學三年級時,為了使在外的子女回家方便,勤勞能干的外公外婆從老臺上搬了出來,將新宅子建在了距村口不遠緊鄰小河的黃金地段。這樣,外婆的娘家便與新宅子僅一河之隔,而在去年,這河上也新修了一座石橋,于是外婆的娘家人便每天都能從外婆家門前路過了,姻親之間走動的頻繁帶動了人情支出,這樣一來外婆每年的人情花費多些其實也屬正常。

    外公外婆不僅養育了四個兒女,而且在大集體時在每年虧欠工分的壓力下供他們讀書并使其全部跳出“農門”,子女們的孝順和經濟支持使得兩老在六十歲時順利“退休”,開始安享晚年。記得在二老退休時,外婆曾說自己老了靠兒子們養了,以后的人情就不走了,意思是自己沒有賺錢,不走人情不僅是不能亂花兒子們的錢也使得不走人情具有足夠的正當性。那時外婆家的小輩們尚未成人,人情其實不多,但是近幾年來,小輩們紛紛成家,每逢哪個小輩們上門接客都不好拒絕,小輩來接客都會說不用走人情,但是真去了哪有不走的。其實,小輩們結婚并不是自己的事,而是其父輩與外婆之間的人情互動,小輩們的婚姻不過是這種人情互動的社會表征,因此外婆就不可能不去參與人情,甚至每次去都會走上100200的人情。外婆家中的小輩們人數眾多,走了這家就不得不走下一家,否則就會因一碗水沒端平而得罪人,這里得罪的不是小輩而是其父輩,老人自己在村子里生活,很多生活瑣事需要指望親人的幫扶,老人老人也不愿意遭人言語,只好去參加小輩們的每一次人生大事。

    照理說,外婆是家中老人,他們參加晚輩的結婚等儀式性人情并不需要走情,家中的小輩喜酒有老人來喝是一種榮幸和面子,沒有讓老人破費的道理。再說,家中的老人大多年過六旬,早已沒有足夠的經濟能力,大多只能顧及自己的生活。其實,家鄉的儀式性人情不僅項目繁多,而且每筆人情都在200元以上,就算是中青年人都感到巨大的人情壓力,因此大多數老人都會在自己的兒子成家后主動退出人情圈,而將其轉移到子代身上。如果外婆遠嫁,家中孫子輩的人情本可以不用走,至多參加其婚禮,但是外婆就嫁在本村,平時時常走動,各個小輩們的結婚酒、小兒出生、小兒滿月、小兒五歲等便都需要參加,一年下來,外婆花費了幾千元的人情錢是常事。

    這些小輩和我并無交往,但每次一起喝喜酒時總能見到面,也不免相互寒暄。現在正是他們的適婚年齡,他們正集中化地結束自己的單身生活而邁進婚姻的殿堂。我和外婆算過一筆帳,外婆的小輩們要結婚,就首先需要由他們的父母給其蓋新房,從新房的“過屋”開始,結婚、滿月、周歲、五歲、十歲等,往往一個小輩就需要外婆走上五筆以上的人情,而家中的小輩接近二十人,這筆人情總賬算下來著實使人嚇一跳。

    其實外婆自己也并沒有預料到,一開始只是覺得自己是老人,看著小輩們結婚了自己高興,而且自己依靠子女們給的生活費應該是可以輕松應付過來,誰知一發而不可收拾,就這樣,外婆不知不覺中已經參與了一半的小輩們的人生大事。今年外婆又下了決心,明年決不在走人情,而只是參與。難道這僅僅是外婆在人情支付中的失誤?外婆本可以在人情中參與而不表達,但是村子里的老人大多沒有地位,外婆在村子里的養老狀況算是很好的,外婆可以受邀參與人情,但這樣便不會受到熱情的款待,經常直接表達人情的外婆,因為這種實在的表達而能夠獲得足夠的心理鼓勵,而后輩們也會對外婆顯得敬重一些。也許外婆一開始就是以這樣的社會心理來參與并表達人情的,但是后來的“失誤”則與外婆無關。

    小輩們與我同輩,也就是說外婆是他們的祖輩,孫輩哪有賺祖輩錢的道理,何況是在祖輩地位普遍較低的湖北農村?在這些儀式性人情的聯結機制中,父輩的作用至關重要。孫輩與祖輩本無社會互動,而父輩與祖輩的社會互動則較為頻繁。在小輩的婚房“過屋”中,喜酒請客不會借小輩的名義而只能借父輩的名義,小輩沒結婚就不是獨立的人情單元,哪有請客的社會權利?外婆口中經常念叨的是,誰家的兒子蓋房、誰家的兒子結婚,也就是說,這個“誰”所指稱的父輩才是與祖輩進行人情對接的人情單元,因此外婆一開始的人情計劃是瞄準了蓋房和結婚兩件與自己社會互動頻繁和社會關系緊密的父輩們的。但是,令外婆陷入人情困局和“失誤”之中的是這種“誰家的···”人情項目并沒有就此結束,而是在父輩們的主動延展中不斷被拉長,于是外婆就無法規避掉接下來的似乎是順利成章的那些孫子輩的人生大事之中了。

    在小輩們自己的婚事中,他們沒有請客之權,只有完成婚姻儀式后,小輩們才成為了獨立的人情單元,但是有意思的是,小輩們居然可以越權在自己子輩的人生大事中請到原先的老人,按照道理,小輩們即使獲得了人情地位,也不至于擁有如此大的權力和面子,這里實際上仍然是他們的父輩在發揮作用,小輩們的這些喜事也需要父輩們來發出邀請,老人的人情表達更多的是為了回應父輩而非孫輩。更有意思的是,本來小輩們成家后成為了獨立的人情單元享有請客之權,也需要承擔回禮的義務,但是在年后的一次喜酒中,剛成家的小輩卻仍然享受著父輩的人情庇護之下,一家人以父輩之名走情200元而祖孫三代六口人一同參與人情。

    這樣,村子的人情表達結構就比較有意思了,一般來說,老人是沒有人情表達能力的,老人也是沒有地位的,老人可以參與人情但卻無法享受人情,因為人情表達使得人情參與者能夠獲得人情地位,但是老人大多是人情的參與者而因沒有經濟能力無法成為人情的表達者。村子中少數的經濟能力不錯的老人能夠成為人情的表達者,但是老人的人情表達的社會承接機制發生巨大的變化,人情表達的對象總有一定的代際性,祖輩不太可能對孫輩進行一般化的人情表達,即使是孫輩的婚姻大事也是對接著父輩的人情,但是父輩對人情承接機制的過度延展而使得老人被卷入到溫情脈脈的人情剝削之中,而這過度的人情剝削則成為父輩們的人情利潤,當然這筆人情利潤最終會成為子輩的家產,因此子輩甘愿服從于父輩的人情權力掌控之下。父輩在人情中不僅利用子輩,使得原本屬于子輩的人情繼續停留在父輩的人情權力之中,而且也對子輩進行了適度的人情保護,這樣父輩的人情生命在一種異化形態中得到延展,而這在總體上也使得父輩自身的人情壓力獲得適度的緩解和平衡。

  • 進入專題:2014年春節回鄉記
  • 責任編輯:sn
  • 相關文章
  • 發表評論
  • 評分: 1 2 3 4 5

        
  • ·請遵守中華人民共和國其他各項有關法律法規。
  • ·用戶需對自己在使用本站服務過程中的行為承擔法律責任(直接或間接導致的)。
  • ·本站管理員有權保留或刪除評論內容。
乒乓球教学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