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前位置:文章首頁 >> 調查研究 >> 鄉土隨筆 >>
  • 王向陽:“許”電影:鄉村傳統觀念的現代表達
  •  2014-02-23 21:44:10   作者:sn   來源:   點擊:0   評論:0
  •  【字號:
  • 王向陽:“許”電影:鄉村傳統觀念的現代表達

     

    我的家鄉——河南上蔡,有著悠久的歷史,屬于千年古縣,位于我國地理位置的軸心,所以也稱“天中”地區。面積不大的小縣城,卻有約140萬的人口,典型的農業縣,這里的人們,收入來源大體有兩種:在家務農收入和外出務工收入。所以,人們習慣于賀雪峰教授所說的“以代際分工為基礎的半工半耕”的生活節奏。一直以來,我們當地都有著“許XX”的傳統,如許電影、許一臺或若干臺大戲、“刀頭肉”[]等。在這里,值得一提的是,考慮到兌現成本、鄉村影響力等因素,“許”電影,成為我們當地比較普遍的現象。

    近年來,隨著社會的發展,“許XX”的緣由、形式及其所承載的意義也悄然發生著變化,這是一種非常有意思的現象。本文以我嬸嬸家“許”、“放”電影為例,對“許”電影的內在邏輯嘗試著進行梳理,同時,也指出了鄉村電影的變化之處及隱憂所在。

    “放”電影

     

    什么是“許”?

    按照賀老師的判斷,我們河南地區,大都屬于小親族地區,對此,我是持認可態度的。所以,我們這里有著濃濃的鄉土氣息。據我了解,“許”電影,是我們當地人對未來的一種美好的期待實現之后的一種表示,簡而言之,就是“夢想成真”之后的一種形式表示。在這里,“許”電影之“許”,與許下愿望之“許”,是同義的,“許”是動作,而電影,是形式,而且只是眾多形式的一種,除電影外,還有唱戲、“刀頭肉”等,形式所承載的,是人們對未來的寄托。

    為什么而“許”?

    “許”電影,作為最常見的表達形式之一,一般而言,源于兩類事件:“美夢成真”和“逢兇化吉”。“美夢成真”,主要是指人們期待中的“好事”實現了,需要借助“放電影”這種形式慶祝一番,并以此還愿,實現對上天的承諾。如做生意賺大錢、孩子成功升學、老人過大壽、抱孫子等。“逢兇化吉”,主要是指人們遭遇的壞事消失或變成好事而實現,如果說“美夢成真”是“好上加好”,那么“逢兇化吉”可算是“由壞變好”。如身體生病而后康復、生意轉運等。“許”電影,可看作是人們對自己所許愿望實現之后的一種表示,那接下來的問題便是:向誰表示?如何表示?歷經數年,又有著怎樣的變化呢?

    向“誰”表示?

    向“誰”表示的問題,涉及到我們當地人的信仰問題。據了解,一般而言,向“誰”許的愿,就對“誰”進行表示,如我們當地人口中的“老天爺”,具體情況姑且存之不論。

    如何表示?

    在這里,我們主要具體看一下“如何表示”的問題。一般而言,以年為單位,人們在一年的生產生活過程中,由于以上提到的兩類事件而許下電影,這是“許電影”的過程。到了過年前后,會擇吉日進行還愿——請人“放”電影,一晚或多晚,主要依據許愿人許愿情況而定,即“放電影”的過程。一許一放之間,人們完成了儀式,心靈獲得了平靜,即“心安理得”。下面以我嬸嬸家“許”、“放”電影為例。

    我嬸嬸一家,在西安做生意,生意不大但效益不錯,唯一的不足之處是我嬸嬸的身體,常常會莫名其妙地出現異常狀況,如大腦發暈、渾身乏力等,去年尤甚。“看病自然要看醫”,可奇怪的是,不論在西安,還是在我們當地,嬸嬸求遍中西醫,歷經各種檢查而無濟于事。現實社會無法解決問題,人們往往會且不得不求助于無形的上天。于是,我嬸嬸便于去年夏天向“老天爺”許下“宏愿”:今年身體若能好轉或康復,我過年“演”上兩晚上“電影”!(“許”電影)不知道是持續的治療發生了效果,還是真的存在特殊的力量,總之結果便是:嬸嬸的身體真的康復了!

    于是,今年過年時節,按照和“老天爺”的約定,嬸嬸便如約選擇在大年初五、初六,熱熱鬧鬧地“演”了兩個晚上的電影。至此,嬸嬸一家兌現了向“老天爺”的承諾,樸素的心靈層面,也獲得了平靜,即“心安理得”。

    什么變化?什么隱憂?

    看似普遍而普通的鄉村現象,背后常常會承載著大智大慧,這是屬于鄉村的獨特的運作邏輯。這些年來,“許”電影,又有著怎樣的變化及隱憂呢?

    首先,最直觀的,便是“放”電影的設備發生了變化,更具現代化。據我兒時的記憶,以前,播放電影所用的,是老式的播放機,前后兩個大輪子,不斷地更新著膠卷,最終在所謂的幕布上實現播放過程;而現在,老式的播放機早已被現代的投影儀外加數字化的播放器所取代,這也算是社會發展的一個縮影了。如此以來,播放電影時,更便捷,同時,由于存儲量大,選擇也更多!

    其次,“許”電影的“由頭”,也隨著社會的發展而同步變化。雖說“為什么而許”總體上還歸結于以上所提到的兩類:“好上加好”和“由壞變好”。不過,其內容卻已變化萬千。如以前,人們會因為“莊稼有了好收成”而許電影或“刀頭肉”,現在,人們會因為“在外做生意賺了大錢”而許電影;以前,人們會因為一些無關痛癢的由頭而許愿,如母豬下崽兒,現在,更具智慧的人們,會越來越少地許愿,除非遇到非人力所及之事;以前,人們只會許下“刀頭肉”,最多是“電影”,而現在,“許”電影,成了最普遍的形式,且通常會附加很多其他的表示手段,如“刀頭肉”,學會了打“組合拳”,等等。由此,我們不難看出,隨著社會的發展,鄉村生活也發生了巨大變遷,人們的生活觀念、生活水平等都同步在變化。

    再次,與“許”電影的“由頭”同步發展的,便是“放”電影的內容。以前,從我記事起,一般都會是傳統戲劇外加或古代或現代的武打片,現代劇極少,而現代,一般都是現代戲劇,如安徽小調、梨園春系列的戲劇小品等,而之前備受小孩子喜愛的武打片,則漸漸退出了鄉村電影的銀幕。這種變化,說明了電影觀眾群體的變化,更說明了鄉村社會結構的變化。

    最后,便是鄉村電影的未來。據爺爺輩們講述,以前“放”電影,十里八村都爭相前往觀看,而現在,據我多次觀察,除了自家人,已極少有人關注了,如果說有,那就是村里上了年紀的老人,外加湊湊熱鬧的小孩子們。究其緣由,我們也不難發現,以前,農村娛樂生活單一,而現在,家里一應俱全,可以滿足大部分需求,也就沒必要再外出看電影了。由此,也不得不讓我們關注鄉村電影的命運,作為逐步走向現代化的鄉村,是應該讓其自然消失呢,還是應當對其進行轉型再創造?需要我們每一位農村人進行選擇。

    此外,還有非常最要的一點需要特別指出:放電影,放什么?在我看來,“放”電影的過程,也是國家文化引導的過程,傳播文明的過程,往小了說,這只是娛樂的內容差異,往大了講,這卻關乎著農村文化的導向問題。今年,我特地完完整整地體驗了一次我們家“放電影”過程。一個晚上兩個片子,考慮到觀眾以老年人為主,所以,兩個片子都是戲劇。其中一個片子,是安徽小調,主要劇情是大姐夫調戲其小姨子,小姨子頗具智慧地進行反抗。其畫面,其言辭,其劇情,讓我難以接受。之所以難受,是因為在我看來,播放電影的過程,娛樂的同時,也是一種文化傳播,縱然并非全都是文明禮儀,但也絕不應該讓這樣的“低俗作品”流入農村地區。如此,怎能不讓人擔憂?

    此外,說到轉型再創造,絕對不是一層不變地保留其原有形式和內容,而是如何回應現代鄉村的精神需求的問題。鄉村電影,若談再發展,則必須從內容到形式上進行再創造,真正回應著這個時代人們的精神需求,唯有如此,鄉村電影方能有未來。

    在此,也真誠祝福,我們的鄉村,可以更宜居;經濟發展的同時,莫忘了生態;我們的村里人,可以真正幸福地生活著。

     

     

     

     



    [] 刀頭肉:在當地,屬于祭祀所用的一種具有特殊意義的肉。

  • 進入專題:2014年春節回鄉記
  • 責任編輯:sn
  • 相關文章
  • 發表評論
  • 評分: 1 2 3 4 5

        
  • ·請遵守中華人民共和國其他各項有關法律法規。
  • ·用戶需對自己在使用本站服務過程中的行為承擔法律責任(直接或間接導致的)。
  • ·本站管理員有權保留或刪除評論內容。
乒乓球教学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