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前位置:文章首頁 >> 調查研究 >> 調查筆記 >>
  • 石順林:鄂東南地區的傳統葬禮
  •  2014-02-24 23:02:09   作者:石順林   來源:   點擊:0   評論:0
  •  【字號:
  • 石順林:鄂東南地區的傳統葬禮

     

    鄂東南地區的傳統葬禮是一種由儒教、道教規矩以及一些民間習俗雜糅而成的儀式。 

    首先要簡單介紹葬禮中的三個重要角色:八仙,禮生和道士。

    “八仙”又稱“八腳”,由村里宗族的各個房頭指派一名壯勞力(共選八個,也有的地方選十二個)擔任,主要負責挖墓地、入棺、抬棺和下葬,在葬禮中干的都是體力活,可謂勞苦功高。

    “禮生”,是在葬禮中擔任主持的儒生,一般是當地舊時的讀書人。負責主持祭禮,代寫祭文,讀祭文。

    道士,這里的道士平常的身份其實也是農民,(現在很少地方有道觀,因而純正的職業道士幾乎找不到。)只不過他們學了一些做道士的學問。道士負責看風水,擇日子,做功德,超度亡魂。

    下面就來看看這一富有特色的葬禮的過程——

     

    (一)停靈

    老人一過世,親人先給他洗凈身體,穿上壽衣(壽衣件數必須是奇數),“下靈床”——即將老人的尸體放在一塊木板上,過去通常是門板,熱天里死的人為防止尸體腐壞也有的人家將尸體放在租來的冰棺里。靈床置于家中堂屋或宗屋祠堂,停靈。

    老 人斷氣(我們稱“落氣”)之時,要燒“落地錢”——就是燒一些香紙冥錢,供老人在去陰間的路上支用。當地人說,老人剛下到陰曹地府,黃泉路上要經過很多關 口,比如鬼門關、奈何橋、閻王殿等,還有押送他的牛頭馬面,“身上帶點錢凡事都好說話一些”。錢灰后來要和骨灰一起放到棺材里去。

    與 此同時,八仙要去請道士或者地理仙看日子、看風水,定兇吉。主要是看兩個日子,即入棺和登山的吉日吉時,依據是死者的生辰日庚和亡命年庚。另外要確定“忌 壓”,說的是死者亡魂對一些特定年齡的人會產生不利的影響,因此村里這些年齡的人(尤其是小孩)不得靠近死者靈堂,登山的時候也必須避開。

    (根據登山吉日,停靈的時間兩三天到一周不等。這里就產生了一個問題:如果吉日隔得遠停靈的日子太久——尤其是在熱天的時候尸體容易腐化——怎么辦?道士說可以通過做道場“治一治”,治好了就能提前下葬。)

     

    (二)入棺

    然后就是在看好的日子里入棺。過去是肉身入棺,現在很多地區推行火葬,火化了的人就將骨灰入棺。入棺一般是在宗祠進行的(沒有宗祠的村莊除外)。

    尸體放入棺材之前,八仙要“抹三把”(形式?),再次給死者清潔身體。道士給死者做煉(畫符、念經)“開咽喉”,以使亡人在陰間可以吃喝。本地一個有特色的地方是八仙會用紅棗、桂圓和冥錢做一對手綆給死者戴上,桂圓諧音“桂圓”,手綆即意為“早結鬼緣”。

    入棺由八仙負責。將尸體轉移到棺材里,填入石灰,然后蓋棺。蓋棺是十分莊重的儀式。粗而長的“木頭釘”(棺材在當地方言里又稱“木頭”,故釘棺材的大號釘子特稱“木頭釘”)每釘一下,八仙口中都要念念有詞,親屬哭喪此刻也尤為熱烈。

    入棺當晚,也即登山前夜,按儒教傳統要做“堂祭”,又稱“夜祭”。(這個祭現在做的很少了。一則缺少“內行”的禮生,二則做堂祭也要多花錢。)

     

    (三)登山和路祭

    入棺次日登山,這是葬禮的重頭戲。

    登 山當日早上主人家要辦酒席(稱“孝席”),飲宴八仙和前來送禮的親屬、房下(同一個宗族房戶的人)。開席之前,孝子念安席文。儒家傳統里有固定格式的安席 文,通常分三段,由“不孝男某某”開頭,以“三謝不孝之罪”結尾。當然現在宴席上真正按這個套路去說的極少,通常由孝子隨便說幾句話就可以了。安席文念完 之后,要鳴金(敲鑼)發炮(放鞭炮),方可正式開飯。(敲鑼放炮也有通知村里人過來就席的功用)

    孝席過后,開始登山。(但也有的地方是登山之后再回來吃宴席。)

    先將棺材抬出宗屋,在宗屋前的廣場做騎馬祭,騎馬祭屬于家祭,由死者兒子(通常是長子)做。儒教傳統的騎馬祭要行三獻禮,主要內容是孝子磕頭上香,執事進酒、進饌,祝生朗讀哀辭,然后禮生歌《蓼莪》詩,最后行四跪八拜禮結束。(祭禮詳細過程附后)

    如果死者是黨員要開追悼會的,追悼會也在這時舉行。(一般是在騎馬祭之前,由村黨支部派人致辭。)

    騎馬祭結束后,抬棺上路。路上做路祭,路祭屬于客祭,由死者女兒和其他親屬做。路祭行一獻禮,內容與騎馬祭相似,但程序要簡單一些。

    做完家祭和路祭,棺材就被抬到墓地,按定好的時辰下葬。看風水的(道士或地理仙)用羅盤決定棺材朝向。棺材安放好后八仙填土埋葬。

     

    (四)做齋

    如果死者家里請了道士的,那么在做祭登山下葬的同時,另一邊在宗屋祠堂里,道士們會做一個道場,稱“做齋”。其程序是開啟(接菩薩)、參亡(請亡者及列祖列宗魂靈)、念經、拜饌、午朝、讚燈、解結(這幾套程序是為亡者謝罪,度其升天)、款亡(用貢品請亡人吃喝)。

    下葬以后,還要再登山經過的路上燒靈屋。靈屋是用竹篾和紙糊制的,一般二至三層,里面擺放各種家庭用品(包括各種家具、電器,如床、柜、廚具、彩電、冰箱、洗衣機,有的還放了手機、汽車,甚至還有幾個“傭人”、“婢女”——當然都是用紙做的)。

    燒靈屋的場景頗具神秘色彩:天色殺黑,用一堆稻草將靈屋和供奉的香符一起引燃,煙霧繚繞,在刺耳的鞭炮聲和嘈雜的念經、悼念聲中,死者家屬將穿戴的孝服捆成一團從一兩米高的熊熊火焰上拋過在另一邊接住。待靈屋和香符燒成灰燼,家人方才在夜幕里結伴回家。

     

    (五)后續儀式:燒焰把、做三朝、過七七

    至此,葬禮的主體部分便告結束了。此后尚有一些后續的儀式,如燒焰把,三朝拜墳,五七、滿七的敬拜等。

    “焰把”是用稻草編成的草帶,按死者的歲數,一歲編一節,一共編三條。從下葬當天起,每天傍晚天殺黑的時候燒一條,連燒三天。之所以這樣做,是為了在天黑的時候照亮亡魂回墓地的路。

    “三朝”是指自下葬那算起的第三天。這一天凌晨,死者的家屬要趕在天亮之前去墳頭敬拜。按當地人的說法,這一時刻意義重大,因為這次死者的鬼魂就要真正下到陰間去再也不回來了。所以死者家屬必須趕在天亮之前和死者“見”最后一面,這是真正的告別儀式。

    從 死者去世那天算起,每七天算一個“七”,共計七個“七”:首七、二七、三七、四七、五七、六七、滿七。除“五七”和“滿七”外,其余各“七”由死者的兒子 到墳頭或者宗屋靈位前燒香敬拜。五七由死者女兒回娘家敬拜(有“五七三十五,女兒來受苦”的俗語)。滿七全部子女到墳頭敬拜。此外,尚有“撞七”一俗,即 死者去世之日起的七天里,按陰歷計,如碰到初七或十七或二十七則好;若七天都沒有撞到這三“七”中的一個,那么滿七之前死者的兒子必須討足百家米,滿七日 用這一百家討來的米做好飯貢獻給死者。

     

     

        另外說一說葬禮中值得一提的幾個細節。

    其 一是哭喪。哭喪可以說是中國的傳統葬禮中最有意思的一個環節,本地區的哭喪也很有意味。“親戚或余悲,他人亦已歌”,親人去世,余者悲痛難免,哀號慟哭也 不在話下。但是,當哭喪成為一種禮儀,“哭”變成必須的儀式之后,喪禮上的“哭”就非常具有戲劇性了。家屬除了感念亡人,悲戚難已,發自肺腑地傷心痛哭以 外,有時還必須要應景而哭——當然這是女人(包括死者的兒媳和女兒們)的職責——比如來客敬香的時候,死者入棺的時候,還有做路祭致哀的時候,女人們不管 真傷心與否,都必須爭相痛哭,而且哭得越傷心、越大聲越好。這樣才顯得“孝”。(家屬哭的時候,就會有人來勸,這也是“禮”。)除了兒女們自己哭,有時他 們還會請人哭,有些有點文化又善于表演的婦女通常擔當此責,原因是人們認為她們哭得比較“有水平”。有一陣子,在葬禮上還播放專門哭喪的磁帶,那是事先錄 制好的各種“哭”……現在流行的則是請樂隊,演奏喪樂(當然這些樂隊的演奏水平往往比較勉強,在演奏喪樂的間歇他們也會附帶演奏一些流行樂曲),彼時鼓樂 齊鳴,煞是熱鬧。

    其 二是當地人的鬼神信仰。其實葬禮中儒教、道教的那一套(如做祭和做道場)由于涉及鬼神信仰和祖先崇拜在建國后被斥為“封建迷信”一度被禁絕,三十多年里除 了黨員干部死后開追悼會,一般農民群眾死了則是簡簡單單地抬去埋掉。八十年代以后傳統的一套才又死灰復燃重新傳播開來。這時候群眾對待這套葬禮儀式背后的 鬼神信仰的態度就顯得頗為有趣。黨和國家建國后一直致力宣傳無神論和普及科學信念,信仰鬼神被認為是愚昧迷信的表現。但很明顯,傳統的信仰在上幾代人的心 里可以說是根深蒂固,難以徹底清除。對于是否有“鬼魂”和“神仙”,他們的態度是模糊的。他們并不一定真相信有鬼神存在,但是大多數人對禮生和道士的指示 還是言聽計從的,火化回來的路上死者家人會沿路撒米指引亡魂回家,每到一個路口還會對著死者的骨灰盒說話告訴他到了哪里,三朝拜墳的時候也充滿敬畏之情仿 佛死者真的就在墳頭看著他們一樣。一個表哥因為工作上的事登山那天提前回去了,第二天騎摩托車出了點小事故,駕照被扣了,他還打電話問他媽媽是不是外公在 怪罪他。筆者訪問的一個道士對鬼神的態度亦十分有趣:當被問及自己是否相信鬼神的時候,他回答說,“鬼神這個事,不可不信,不可全信。我做道士,按照規矩 來,鬼神可以不信,但是法事還是要做到位。”

    最 后要指出的是,傳統葬禮的那一套習俗這幾十年來經受著巨大的沖擊。除了上文所述建國后三十年里國家政權對它毀滅性的打擊以外,它目前也面臨著一些致命的沖 擊,比如火葬的強制推行,懂得傳統禮俗的禮生的消失,還有來自迅速傳播的基督教的沖擊——基督徒有他們自己的喪葬儀式。“傳統這一套就要消滅了……”年近 九十的禮生劉老先生在訪談中對筆者感嘆。

     

     

    石順林,博士生,湖北大冶人。

  • 進入專題:2014年春節回鄉記
  • 責任編輯:sn
  • 相關文章
  • 發表評論
  • 評分: 1 2 3 4 5

        
  • ·請遵守中華人民共和國其他各項有關法律法規。
  • ·用戶需對自己在使用本站服務過程中的行為承擔法律責任(直接或間接導致的)。
  • ·本站管理員有權保留或刪除評論內容。
乒乓球教学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