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前位置:文章首頁 >> 思想評論 >> 一家之言 >>
  • 中國體制轉型:堅持走自己的路
  •  2017-08-21 15:29:56   作者: 張建邦   來源:   點擊:0   評論:0
  •  【字號:
  • 中國體制轉型:堅持走自己的路

                                

                                張建邦

    一段時期以來,我國經濟持續下行。今年政府工作報告確定國內經濟增長目標為6.5%左右,創27年來新低。有國外研究機構預測,今后兩年中國經濟增幅有可能迫近6%。這種狀況已經引起國內外的廣泛關注。以國內的情況來看,各方面的看法不盡一致,特別是理論界爭論比較熱烈,觀點各種各樣。從國際來看,有趁機唱衰中國,對中國的和平崛起持敵意態度。面對極其復雜的國內外形勢,以習近平總書記為核心的黨中央運籌帷幄,克難攻堅,以極大的政治定力引領中國航船始終前進在正確的航道上。中央對于我國仍處于大有作為時期的判斷有充分的科學依據。重要的是,我們必須繼續把改革創新放在十分重要的位置,把中央已出臺的各項大政方針、改革舉措加以細化并落實到實處。現在存在的問題到底是創新能力不足還是執行力不足?以我國改革開放以來一路過關斬將,從經濟處于崩潰邊緣,短短三十多年間一躍成為世界第二經濟體的事實,后者不會成為問題。抑或是前者?從總體看來也不是。那么問題到底出在哪里?本文認為,主要問題是我們的縣(區)鄉體制結構不合理,政治體制改革滯后。如果是體制出現問題,那么中央出臺的許多好的舉措就變成“泥牛入海。”“三去一降一補”取得了顯著效果,但是,這僅僅是短期措施。要從根本上解決長期發展問題,還必須進行全面深化改革,在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方面取得突破。同時,我國社會科學經院式研究體制必須改革。去年8月,我在第三次給中央深改組《以新的激勵機制支持基層實踐研究創新》的文章,提出了“三位一體伺服改革方案。”其中的三位,一是實行縣(區)鄉企業集團管理;二是大力弘揚鄉土文化;三是“一鄉一億”財政支持計劃。實施該伺服改革方案,大體上目前我國存在的種種問題都可以得到解決或緩解,經濟增長從新回歸高位,甚至兩位數的增長。其實三位還可以進一步濃縮成兩位,第一和第三是一個問題的兩個方面。實際上就是:一是實行縣(區)鄉企業集團管理;二是大力弘揚鄉土文化。鄉土文化主要是家族文化,只要政府提倡,由民間運作就可以了,本身并不存在什么難度。所以,整個地就剩下一個“實行縣(區)鄉企業集團管理”稍為有些難度。實行縣(區)鄉企業集團管理改革的路經依賴在于農墾改革發展的成果。農墾改革發展的成果包括:統分結合雙層經營體制,成熟的商業運作理念和工業化、城鎮化、產業化同步發展。這是得到中央的高度肯定了的。農墾與縣(區)鄉同處于農村,現在農村提出的統分經營雙層經營體制,工業化、城鎮化、信息化、農業現代化四化同步發展在農墾大體上已經實現,具體如果在一個縣區實行企業集團管理的改革,這對于縣(區)鄉領導可能一時難以適應,但是如果由農墾來運作,幾乎不會存在任何懸念。因為縣(區)鄉地緣集中,更有利于集約管理。所以說,縣(區)鄉改革發展的空間是很大的。以農村巨大的體量,如果農村四化同步有實質性進展,粗略計算每一個化貢獻一個百分點,經濟增長回歸兩位數有充分的事實依據。厲以寧教授在今年兩會新聞發布會上,關于中國經濟不可能再出現“U”形增長的說法不對。只要突破“實行縣(區)鄉企業集團管理”這個難點,中國就可以再續一個二三十年的快速發展時期,到本世紀中葉或提前進入發達國家行列。

    這個結論與目前國內幾乎可以蓋棺定論的中高速增長有很大的差別。這當然不僅僅是相差幾個百分點的問題,我們的體制結構不順,政治體制改革延遲,使我國經濟社會發展隱藏著巨大的風險,增加了不確定性因素。現在世界上發達國家都是實行資本主義制度,中國的模仿趕超明顯帶有西方社會發展的色彩。這只能說明,目前增長指標回落與我國夾生的體制結構有直接關系。早期一些資本主義國家的崛起都有不光彩的歷史,中國和平崛起只能建立在和平發展的基礎上。中國的社會基礎是公有制,又有悠久的傳統文化底蘊,比資本主義國家多了兩個發展維度,這肯定是個優勢。當然悠久的傳統文化底蘊往往是一把雙刃劍。是時候到了真正眼睛向內,依據實際發揮我們的體制優勢,找尋適合于自身發展的切合點,在世界發展格局中樹立新的中國標桿。

    當前,十三五已進入全面實施階段,“五位一體”、四個全面布局,反腐拒變的理念深入人心。風清氣正,積極向上的政治局面正在廣大干部群眾中逐步得到恢復。但既得利益還在靜觀其變,隨波逐流。國內人口紅利減弱,勞動力偏緊的狀況顯露。農村就地現代化有利于緩解勞動力缺乏形成的張力和降低勞動力成本,有利于逐步形成勞動人口在城鄉間的合理分布,農民工有序理性融入城市。在國際上,新一輪“全球化水平”的倒退,中國借機加速推進全球一體化正當其時。所有這些都預示,中國必須加快體制轉型,大力推進農村企業化、城鎮化,促進城鄉社會全員就業,進而形成城鄉一元化結構的拐點已經初露端倪。但是,這個一元化理想不會自動實現,需要舉全國之力加以推進,這也將成為激勵我國社會全力拼搶和長久向上的宏大動力源。從而使國人最糾結,最不合理,最不公平的城鄉二元結構徹底退出中國歷史舞臺。

       農村市場社會主義不去占領,強權資本就去占領

    中國的基尼系數自1994年開始越過0.4的警戒線,總體趨勢逐年上升,2004年超過0.465。查此以后十幾年來的數值都維持在這個數值上下。2010年新華社兩位研究員判斷中國的基尼系數實際上已超過了0.5。西南財經大學一份統計報告顯示,2010年中國的基尼系數為0.61。盡管數據有些出入,但是,作為以共同富裕為主要奮斗目標的社會主義中國,存在貧富差距嚴重拉大的事實已經形成共識。如何在當今的鼎盛時期解決兩極分化,實現共同富裕;如何利用農村這個中國最大也是最后的市場來進行結構性調整已成為當今改革發展的最大考量。如何實現基尼系數下降,過去解決的辦法不是沒有,就是很難實施。總的來說,主要是沒有形成制度框架。

    農村是個熟人社會,也是發展的最主要短板。由于集體經濟長期以來沒有得到應有的發展,農村的一盤散沙狀態成為強權資本群雄逐鹿的場所。去年10月“兩辦”新出臺的三權分置的有關政策相當程度上成為工商資本進入農村市場的綠色通道。扶貧攻堅是當前農村最大的政治任務,在一些地方扶貧資金數額很大,但是由于一般貧困戶缺乏運作扶貧資金的能力,扶貧款并沒有直接發到貧困戶手中,而由工商企業代替運作。扶貧款本來就有十分精準的流向,卻意外變成工商資本的盛宴,陰差陽錯地成為繼續擴大基尼系數的資源。所謂強權,一是指縣以上一些掌握審批權限的政府部門、公職人員;二是包括了縣鄉政府部門的一些官員和部分國有企業的領導;三是部分村干部、經濟能人以及有親屬在國家部門做事的關系戶。他們憑借手中的權力和對國家政策比較了解,近水樓臺先得月,變著法兒將國家、集體、企業的財產據為己有,成為國家資金流向農村的湮沒點。所謂資本主要是在改革開放中逐步壯大起來的私人資本,就是先富起來的那部分人。如何讓先富幫后富,最終實現共同富裕,需要更大的政治智慧。最近韓國的“親信門”事件,就很能說明這樣的問題,無節制龐大的私人資本,最終會影響一個國家的政治取向。各地的情況不一樣,其形式也多種多樣。現以S縣的情況,看這些既得利益者是如何利用手中的公權力把基尼系數一步步拉大的。現在,該縣手里擁有速生桉種植面積最多的是一些縣鄉政府部門的領導、工作人員及國企領導。他們憑借工作上的便利大量圈地,利用工作時間、單位的交通工具去進行經營。之前推行的國家退耕還林政策,剛開始時大部分為一些政府部門領導、工作人員和村干部等捷足先登,他們從村民那里低價獲得土地再套取國家退耕還林資金。S縣的大型基礎設施項目建設幾乎是L老板的專利。一些國家自治區大型土地平整、水利設施項目,動輒上億、數億元,施工單位都是從上面空降到下面。這些項目基本上未經基層單位消化而倉促上馬,選點隨便,規劃粗糙,設施配套不健全,很難達到預期效果。這些施工單位都是追逐國家資金項目到處游走,工程一次性完結,不對項目效果和后續管理負責,不少項目成為豆腐渣工程。農村如此,即使在組織健全的農墾企業也都一樣。

    工業化、城鎮化、產業化本來是農墾的一大特色,基建投資數額巨大,但是在廣西農墾的八大集團公司中卻沒有建筑集團公司決不是偶然。這個最便于集約管理,附加值最高的行業怎么就組建不起建筑集團公司令人費解。而是由企業領導零敲碎打消耗完一個行業,形成一個巨大的灰色利益空間。現在農場普遍存在人多地少,人地關系高度緊張的矛盾,就業安排壓力很大。建筑行業是個就業空間很大的行業,卻沒有給農場分流些許勞動力,農場職工沒有享受到發展成果。廣西農墾昌菱制糖公司、昌菱農場兩家企業每年基建投入有兩個億,也沒有組建自己的建筑企業。每每進行項目招投標,一撥撥老板圍著單位領導的屁股轉。昌菱農場的強權管理,侵害企業職工利益的問題相當嚴重,卻遲遲沒有得到公正處理。農墾企業分散,上級紀檢部門監管能力偏弱,地方紀檢部門由于體制關系一般情況下都沒有把農墾企業納入監管范圍而形成死角。因此,探索建立地方紀檢對農墾企業的監管機制,彌補農墾監管能力偏弱的實際是十分必要的。

    如果單看基尼系數,改革開放前最好,1978年中國的基尼系數為0.317。顯然,現在不可能也沒有必要回到過去平均主義的年代。但是,上了年紀的人大概都還記得,在公社化時期整體社會的獲得感,人與人之間那種平等的同志式關系是現在遠遠比不上的。那時整體社會的認同感,高度的凝聚力和社會組織動員力是建國以來各個時期中最好的。現在社會主義如何占領農村市場,辟開意識形態的繁縟,就如何重新調整基尼系數重新回到合理的區間,下大力氣遏制兩極分化的繼續擴大的趨勢,必須很好地掌控農村這個最大也是最后的農村市場。讓一部分人先富起來目標達到了,但共同富裕的目標也不能落空。大力改善社會政治生態,懲處腐敗,增進社會公平正義,改善人與人之間的平等和諧關系。最大限度擴大社會底層群體生存與發展空間,擴大就業。重點改革不合理的分配制度和保障政策,讓人民充分享受到改革發展的成果。大膽探索和構架有利于實現國家五位一體,四個部布局和農村四化同步的長效體制機制,等等,都是十分迫切的。

    習近平總書記在主持召開中央深改組三十二次會議強調,黨政主要領導是抓改革的關鍵,要親自抓,帶頭干,撲下身子狠抓落實。這讓我想起公社化時期,看到某公社黨委書記參加“雙搶”后背起水泡脫皮的情景。或許有些鄉鎮干部會說,那用得著這樣辛苦,現在也不是糧食多得吃不完?現在糧食的充足是事實,這是改革開放與技術進步取得的成果。在當前深化改革進行時,我認為基層領導躬身改革實踐是十分必要的。公社化時期,公社書記參加“雙搶”當然不是個別現象,每當關鍵環節,從縣到公社、生產大隊干部、生產隊社員,上下都是擰成一股繩,在這樣上下高度一致的背后體現一個國家的強大的政治動員力。建國初期面臨的大環境是國際封鎖,國內百廢待興和城市人口對糧食需求的巨大壓力,這樣的客觀事實催生了人民公社體制。現在我們面臨的大環境與公社化時期的情況十分相似,中國和平崛起受到國際上一些國家的圍追堵截,國內經濟增長持續回落,產能嚴重過剩,結構失調,腐敗形勢仍然十分嚴峻等等雙面夾擊。據網上報道,外國勢力就是研究了中國經濟一時面臨難以解脫的困難,經濟出現持續回落的情況,促成某大國的亞太軍事再平衡。中國和平崛起應該構建一種怎么樣的新的體制機制?同樣的一個中央領導,為什么城市像歐洲,而農村像非洲?顯然,把所有的過失都歸咎于“二元結構”政策也是不客觀的。以問題為導向,縣(區)鄉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但是問題的根在哪里?這在目前才是最重要的。家庭承包責任制在全國推開,極大地解放了農村生產力這是不爭的事實。但是,仍然保持集體經濟的村社單位,也無一例外地發展上去了,都成為明星村企,人們生活富足,人與人之間的關系和諧平等。而作為大包干起源的小崗村到頭來卻依靠國家的扶持,集體經濟處于空殼狀態,這肯定不是巧合。再對照同樣處于農村社區的農墾,就很能說明問題。別以為農墾是國有企業就得到國家的特別照顧,沒那回事。農墾是國企,但也是農村、農民,過去只是最不像國企的國企,連年嚴重虧損,是誰都不愿意要的爛攤子,靠貸款過日子,發不起工資。經過改革,不斷完善經營制度,現在農墾基本上實現工業化、城鎮化、產業化,成為國家在農村的一張名牌。能否保持和壯大集體經濟,是農村獲的長遠發展的關鍵,這決不是套話。

    現在我們從經濟學的角度分析農村統分結合雙層經營長期建立不起來的成因。家庭承包責任制只是改革的一方面,屬于分散經營層次,有利于調動農戶的生產積極性,這已為后來的農村發展事實所證明。而統一經營層次的經濟基礎在哪里?以當時公社、生產大隊、生產隊的情況,很多地方都辦了一些社隊企業,或多或少都有一些集體資產。公社化統一經營能力超強,如果繼續保持這個層次的連續性,利用當時保有的集體資產,通過發展和壯大集體經濟,統一經營層次是完全可以建立起來,然后逐步形成統分結合雙層經營體制。遺憾的是,鄉鎮體制建立以后,我們完全背離了集體發展道路,國家從農村撤出,原來由公社、大隊、生產隊共同搭建起來的集體經濟,有的分散到戶,有的則缺乏后續管理而荒廢,最終原有的集體資產全部分崩離析成為空殼。包括一些主要靠人力建設起來的大中型水利設施等都不同程度出現荒廢。現在,還不時出現一些報道披露當年鄉鎮是如何在一夜之間取代公社化體制,而且大都以正面報道自居。在本文看來這只不過是一場無可挽回的集體經濟的戰略大潰退,實在令人惋惜。公社化時期領導的責任與擔當,鄉鎮只能望其項背,公社黨委書記參加“雙搶”后背起水泡脫皮的情景,很難在鄉鎮黨委書記身上出現。更有甚者,一些縣鄉村干部侵害群眾利益的現象時有發生,造成干群關系緊張,社會上“仇官”、“仇富”現象愈演愈烈,這是當年制度設計的最大失策。以習近平總書記為核心的黨中央,對我國貧富差距拉大的問題予以極大的重視,并且采取了一系列措施,重民生,促就業,關注弱勢群體,現在中國的基尼系數正向著好的方向發展,但是還缺乏有效的制度設計。

       實行縣(區)鄉企業集團管理,促進政治改革破題

    長期以來,我們的政治體制改革步子邁得不快,主要原因是政治體制改革復雜、敏感,牽一發而動全身。更在于革別人的命比較容易,拿自己開刀就很難。政治體制改革一直處在知難而退,得過且過狀態。黨中央下了決心,要以“英雄斷腕”的氣概推進政治體制改革。其中,首要的是,必須創新研究方式。現在看來,體制內所有的研究機構都未能做到很好地研判當今中國政治經濟社會發展的迷局。要像自然科學那樣形成多學科、多部門協同攻關的體制機制。通過體制外自由研究獲得中肯、客觀和可行的研究成果,最終導致縣(區)鄉政府的企業化、市場化改革。

    一、建立縣(區)鄉企業集團管理的數學模型

    2012年10月,我在給清華大學農村發展研究院領導的研究材料中,首次嘗試建立縣(區)鄉企業集團管理的數學模型,這里在原基礎上作適當的補充列出,供大家討論。

    我們模仿電腦搜索,將一組改革關鍵詞輸入電腦(系統),然后由電腦(系統)進行綜合得出一個或幾個主要答案。實際上并不存在這樣的電腦(系統),電腦只能“記憶”輸入的程序,本身并不能創新。要實現創新,仍然離不開人們的艱苦探索,反復進行驗證對比,最終得出我們想要的結果。下面列出國家改革與發展關鍵詞的集合(見圖一),用大寫A表示。

                    國家改革發展關鍵詞集合

    國家改革目標:

            A政治體制改革   B 經濟體制改革   C文化體制改革

            D 社會體制改革   E生態文明建設   F全面建設小康社會

    G 全面深化改革   H全面依法治國   I全面從嚴治黨

    J 城鄉一體化     K農村工業化、城鎮化、信息化、農業現代化  l精準扶貧   

    國家發展目標

    一,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   二,實現兩個百年目標  三,創新、協調、綠色、開放、共享    四,實現城鄉一體化   五,傳承優秀傳統文化   六,完成國家統一  

          國家階段性改革發展成果:

     豐富的改革發展成果和成功經驗    ㈡,十六萬億財政大蛋糕   ㈢爭取到階段的糧食、能源、國家安全保障

     交通通信設施極大完善 , 普及互聯網 ㈥,現代化城市群(城市像歐洲)

    A=     存在問題:

    a農村短板(農村像非洲)  b城鄉差別   c區域發展不平衡     d 環境污染

    e 貧富差距、兩極分化  f 腐敗蔓延   g 黃賭毒黑蔓延

    h 行政效率低  i 為官不為  j 干群關系疏遠  k 仇官仇富

    l 高房價   m 讀書貴   n 看病難看病貴   o 臺灣去中國化

    p 恐怖分裂勢力發展  

    未來中國在國際上的地位:

    Ⅰ中國—未來世界經濟中心和精神家園  Ⅱ社會主義國家在世界格局中的樣板  Ⅲ倡導人類命運共同體  Ⅳ推進全球一體化   Ⅴ“一帶一路”建設

    中國面臨世界性挑戰:

           1.西方政治文化滲透  2.發達國家軍事技術封堵  3.國際恐怖分裂勢力猖獗  

    圖一

    為了避免落入見樹不見林,我們將所有的關鍵詞進行相交。每一個關鍵詞用一個圓平面表示。為了便于分析,我們只列出A、B、C三個圓平面進行相交,其中A表示政治體制改革,B表示經濟體制改革,C表示文化體制改革(見圖二)。

                               圖二

    陰影部分為ABC的交,即ABCABC的交同時屬于ABCABC的交都能同時反映ABC。實際上不只是ABC三方面,還有很多方面(見集合A),納入的因素越多,它們的交就越具備代表性。我們在進行決策安排時,為了避免顧此失彼,只能在陰影部分加以考慮。由于陰影部分即ABC相對于ABC只是其中很小部分,范圍縮小了,這就有利于集中決策,我們只要進行有限項數的決策安排,即可大體上解決國家整體政治、經濟、文化等問題。如何確定決策的突破口,我們必須對ABC的交進行求導。因為改革都是許多存在變量關系的復合函數,借助函數級數的概念,設u1x),u2x), unx)、u1x)',u2x)',…,unx)'等都是定義在某一數集A上的函數,A為國家改革發展的集合。得出下列表達式:

                                 

    在以上表達式中,等號的左邊為決策項,它們必須是有限的項數,多了就無所謂突破口了。等號的右邊為決策項的展開。顯然,我們在進行研究決策時應緊緊抓住等號左邊有限的項數進行決策而避免落入等號右邊展開項進行決策,因為右邊的項再多也是左邊的子項,甚至是揀了芝麻丟了西瓜。也就是說,一項改革舉措的出臺,必須顧及前前后后方方面面的因果關系,否則就會出現人們常說的“摁下葫蘆起了瓢,”解決了舊的問題,又出現新的問題。

    在當今改革發展中,如何依據上面的式子確定其中的決策項,即改革的突破口,這就是本文開頭所闡述的“三位一體伺服改革方案”。我們通過分析得知,其中處在主要地位的就是“實行縣區鄉企業集團管理”,在未來建立新的雙層經營體制擔任統一經營的主體。在現實當中,都有哪些方面擔任統一經營的角色?各地的情況也不一樣,有的是合作社,有的是經濟協會,有的是龍頭企業(其中也有農墾擔任龍頭企業的),或者有的地方什么也沒有。當然,在經濟比較發達,發展比較完善的地方也有合作社、經濟協會、龍頭企業都同時起作用。即便是這樣,站在“五位一體”、“四個全面”、“兩個百年目標”和未來中國在全球的引領作用的角度去考量,這些經濟組織都難以擔當,都遠沒有到位。只有縣(區)鄉企業集團才完全具備擔綱統一經營的資格,改革也才到位。如果我們把集合A定義為1,集合A中各因子都是小于1的純小數,當n1時就可以得出下列表達式:

     

     

    lim合作社、經濟協會、龍頭企業、農墾=縣(區)鄉企業集團

          n=1

    表達式的意思是,當n1時,合作社、經濟協會、龍頭企業、農墾的函數級數收斂于縣()鄉企業集團。這樣的表達有些別扭。通俗地說,就是綜合集合A各因素,歸根到底農村要靠縣()鄉企業集團的統領作用,這是必然性。從應對全球的視角來研判,實行縣(區)鄉企業集團管理顯得更為迫切。當然,實行縣(區)鄉企業集團管理并非取代現有的各種經濟體,而是引領和合作關系。

    當然,這個結論的產生需要經過長期實踐模擬的反復對比、追溯和演繹逐步形成,并非一日之功。特別是要求研究人員本身必須熟悉農村經濟管理與運作。這對于一般研究人員可能要求高了一點,但這是必須的。你不熟悉經濟,你就無法進入,在一些大是大非的問題上搖擺不定。要善于移植已有的改革成果。以上表達式是作者創意的數學表達,未經嚴格的數學意義上的演算。相應的支撐,我在拙文《我國城鄉體制改革的幾點非傳統思考》已進行了全面系統的理論分析。在《走進去,發展一方水土》已列出實行縣(區)鄉企業集團管理的改革路線圖,限于篇幅,這里不再贅述。

    新體制的工作重點在于抓兩頭,顧中間。一頭是應對農村,農村是最根本的短板。不僅僅是扶貧,而是全面的欠缺。四化同步,基礎設施建設,生態環境、文化、社會等等各方面的建設都欠賬,所有這些都需要國家加大投資力度予以扶持。全國有3.5萬個鄉鎮,按每個鄉鎮投一個億,共3.5萬億作為國家股份撬動整個農村市場,這個投資是良性的。這個投資計劃實施越早越好,晚了先前投的4萬億或許就真的打水漂了。有了農村市場,又有了3.5萬億投資,縣(區)鄉政府的企業化轉型就有了用武之地,這將是一個多贏的局面。這樣有十年時間,農村大局就基本定型了。另一頭是應對國際上的挑戰。未來中國最大的舞臺在于全球一體化。中國成為全球經濟老大,由經濟大國變為經濟強國只是時間問題。這個信心必須建立在國內高效、暢通的行政管理體制,經濟充滿活力,人民生活富裕的基礎上。我國經濟社會運轉必須像機器那樣精準。關鍵是農村必須具備企業化、半軍事化的體制基礎,此舉將在未來中國經濟社會發展中起到很好的消除不確定性作用。農村也必須能夠做到在關鍵時刻抓得住、應得急、用得上,這樣才能抱團闖國際市場。東西方兩種不同文化、不同價值觀的抗爭必將長期存在,毛澤東說過,不是東風壓倒西風,就是西風壓倒東風,兩者沒有調和的余地。全球化為中國搭建了可以充分施展能力的國際舞臺,中國走到了這個舞臺的中心,與世界強手同臺競技。未來這種“群狼共舞”的叢林法則是強者為大。平時不時出現的小的摩擦、撕咬將不可避免,只有自己保持足夠強大,群狼之間才能維持一種動態的臣服“零博弈”。“顧中間”在于融通國有企事業單位和縣以上政府部門的改革改組。

    二、必須做到兩個“百分之一百”

    十八屆三中全會進一步明確了市場與政府的關系,市場的作用講全了,講透了。但政府的作用沒有講全講透。這兩個方面的作用都必須講全、講透。現在,理論界有一種放大市場作用,壓抑政府作用的傾向,這不合乎中國的實際,也不利于推進政府機構改革。我們的行政體制產生于計劃經濟年代,甚至與民國以前的體制沒有多大的差別。因此,在體制設置上,有些方面很不適應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發展的需要,必須下大力氣加以改進。我們知道,中國政府是世界上掌握資源最多,能量最大的政府,能夠做很多的事情。與之相適應,也構建起世界上最龐大的行政機構,行政效率普遍不是很高。現在,關系國計民生的大項目都是由政府來完成,高速公路、高鐵劃到哪就做到哪,不聲不響就做出來了。所以說,在目前市場低迷、經濟下行壓力較大的情況下,通過完善我們的體制機制來提振經濟仍然有很大的空間。現在不少學者批評政府對市場過度干擾,管住政府看得見的手,放開市場看不見的手。認為政府主要發揮好提供公共產品和“公共服務”有限作用就可以了。也有的人說“政府不能既當運動員,又當裁判員”等等,類似的提法還有很多,不一而足,大家似乎都在玩概念。實際上事情往往要復雜得多。以前我們注重吸收資本主義有用的東西,以資本主義的發展方式為主。現在資本主義的作用已經到頭了,就應該轉移到主要地依靠社會主義的發展方式。我們可以把資本主義有用的東西為我所用,同時,也不能因為資本主義國家所沒有的我們就不敢越雷池一步。學者們提倡的“小政府,大市場”在資本主義國家自然成為一種常態,但是在中國則不然,因為中國發展是趕超型。為什么中國政府可以搞很多企業、行業?因為我們有生產資料公有制的優勢,能夠集中力量辦大事。中國政府手中掌握有巨大的資源,我們的政府代表了絕大多數人民的利益,基層政府直接參與構架微觀經濟存在許多有利因素,可以以較低的制度成本(理論上制度成本可以降為零),更直接有效、不留空缺地整體推進農村經濟社會全面發展。這個不留空缺很重要,中國作為猶存的社會主義大國在如何成功解決一些國際性歷史性難題,如黃賭毒黑等問題的解決樹立榜樣。在當今中國所處的國內外特殊環境條件下,實現經濟社會剛性發展都具有十分重大的意義。將縣以下基層政府推向市場,構成市場中最大的主體,形成上級政府當裁判員,基層政府當更為理性的運動員。也就是說,市場作用要做到百分之百,政府作用也要做到百分之百。縣(區)鄉政府的市場化、企業化改革集中了公社化強大的政治組織動員力和鄉鎮體制的市場活力,很好地銜接了建國以來的社會沿革,為中國經濟走出當前的軟疲,既而進入世界經濟強國行列提供強大的、高效率的體制基礎。這將大大加快農村市場的成長與發育,有效消化當今業已存在的嚴重的產能過剩,嚴重的兩極分化和社會不公,全面提振農村市場進而帶動整個中國市場,使經濟回歸高位增長。同時為推進政治體制改革打開一個缺口。縣(區)鄉歷來都是吃財政飯,現在還能提供稅收,這是很大的社會進步,中國的發展一下子變得豁然開朗,韌性、后勁和抗摔打能力都大大增加了,真是想不發展都難。這是中國所能使出的最后的殺手锏。

       實行縣(區)鄉企業集團管理改革處于臨界狀態

    建國以來,我們的體制一直處在變革之中,先是師從俄國,后來從歐美引進,到目前還未形成適應自身實際的體制。公社化集體組織能力很強,卻忽視了社員群體的活力。鄉鎮體制發揮了農戶分散經營的活力,但是集體經濟卻處于戰略潰退,兩者都走了極端。既然縣(區)鄉體制存在嚴重缺陷,為什么我們卻獲得三十多年的高速增長?基本方面的判斷,前十年是由于農村承包責任制在全國的全面影響,第二個十年是實行市場經濟,第三個十年及后面的幾年是推進城市化與市場經濟的共同影響。第三階段是我國發展最快、技術含量最高的。但是,隨著市場化和城市化作用進入后期,其支撐作用正在逐步減弱,經濟增速回落在所難免。而體制不順形成的掣肘作用愈加明顯,行政效率低下,為官不為,貪污腐敗蔓延,社會兩極分化越來越嚴重,等等。因此,只有從根本上改善我們的政治經濟體制機制,順理經濟社會關系,促進城鄉均衡發展,才能提振經濟重回高速增長狀態。農墾體制的成熟與定型,不由得讓人的眼睛一亮,“在關鍵時刻抓得住,用得上的重要力量”,這是中央對農墾的充分肯定。同時也為長期裹足不前的縣()鄉體制改革打開一扇窗戶。

    農墾是代表政府意愿的國有企業,具有政府和企業的雙重身份。農墾是城市也是農村,處于城鄉的結合部。解決“三農”問題,可以從農墾找到全新的答案。農村“四化”同步如何實現,農墾就是原型。那么多的改革標的集中在一個部門,這是十分難得的。一些大的墾區改革發展的案例,比如新疆生產建設兵團完全可以覆蓋縣()鄉的改革。推行基層政府的企業化、市場化改革,對國家的影響作用將是全方位的。盡管這樣,并不能說農墾的改革發展已經十全十美,農墾仍有很多有待完善的地方。充分發揮農墾對縣(區)鄉企業化轉型的引領和示范作用,意義十分重大。這對于解決農墾自身的問題也是一次絕佳的機會。

    當今,中國的和平崛起正在受到西方一些國家的極力延阻,還有一些國家出于自身利益考量或國家領導人的更迭,一會兒站在這邊,一會兒又站在那邊。臺灣當局拒不承認“九二共識”,去中國化越走越遠。對于這些方面,我們既要引起高度重視,但又不必很在意,關鍵是把國內的事情辦好。過去我們一直奉行“韜光養晦”,現在我們應立足于“求其在我”。反觀當前的改革,我們的重點并沒有找準,以往的改革仍然沒有跳出原有的體制圈子。也就是說過去三十多年來的體制存在重大缺陷。這種體制上存在的缺陷,這種耽誤太久了,其耗費是極其驚人的,其負面效應已經深刻影響到社會的方方面面,這在短期內是難以完全消除的。目標不明的深化改革不僅造成社會資源的巨大浪費,同時使改革產生許多變數,經濟持續回落。這種外部的巨大壓力與內部相對空虛形成的逼迫日益加重,推進縣(區)鄉政府企業化、市場化改革已處于臨界狀態。這種臨界狀態意味著什么呢?說到臨界,首先讓我們想到的是原子彈的結構。在平時狀態下,原子彈內部兩塊小于臨界體積的鈾235被分隔開來。原子彈被引爆時,爆炸物將兩塊小于臨界體積的純鈾金屬壓到一塊,鈾235體積超過臨界體積,原子彈爆炸。農村基層政府的企業化、市場化轉型,其效應不亞于原子彈爆炸產生的效應。現在是缺乏引爆這樣一個小的事件的發生。其次是,當外力作用小于物體固有的承受力時,物體得以保持平穩狀態。當外力繼續加大到超出物體固有的承受力時,物體即發生全部或局部的不可逆形變。這種臨界狀態體現在三個方面。

    一是法律虛位

    中華人民共和國是全國各族人民經過長期艱難曲折、浴血奮戰建立起來的由工人階級領導的,以工農聯盟為基礎的社會主義國家。一切權力屬于人民,人民的利益高于一切,人民當家作主。憲法予以人民至高無上的權益。但是,改革開放以來,由于體制上的不匹配、不完善,造成社會上腐敗現象普遍嚴重發生,出現嚴重的兩極分化。人民屈從于強權資本,主仆關系顛倒,人與人的關系被嚴重扭曲,形成一張物欲橫流,道德淪喪,唯利是圖的社會關系網。農村統分結合雙層經營機制被寫進憲法,但是,改革開放以后國家從農村撤出,集體經濟全面潰退,統分結合雙層經營機制長期建立不起來。分有余,統不足,甚至一分了之,農村呈現一盤散沙狀態。當前這種法律上的虛位是造成農村短板的根本原因。必須充分正視這些問題,完善我們的體制機制,夯實體制基礎,使經濟社會回歸快速健康發展軌道。

    二是結構錯位

    中國普遍出現嚴重的腐敗現象與體制結構上的不完善有直接關系,因此,反腐固然重要,制度建設更加迫切。現在我國的體制條塊分割,各自為政的現象相當普遍。從政府到政府,中央、地方、基層三級政府光溜的一插到底。國有、集體經濟經渭分明,這不符合事物的發展規律。一棵大樹分為樹冠、樹干、根部,沒有樹干光溜溜插進泥土的大樹,必須得有根部、根群起固定和吸收營養的作用。這就是基層政府企業化、市場化的生物學特征。

    農村基層政府企業化、市場化,與農村集體經濟相結合,形成全國最大的國有、集體混合經濟體和蓄水池,起經濟發展主渠道作用。現在政府鼓勵“雙創”,這是必要的,但是仍缺乏主渠道作用。這個長期被忽視的市場主體一經建立,與原有的國有經濟、非公經濟、合作經濟和外企共同構建起世界上最龐大、最完整、效率最高的網絡經濟結構。這是中國實現彎道超車之根本所在。過去,國家發展主要依靠政治人物的推動,這是中國模式的特點。要從人治走向法制和制度治理,這是國家獲得長久和可持續發展之根本所在。

    三是市場空位

    在過去較長的一段時期內,我國對于工商資本下鄉是有所限制的,因此,當前工商資本在農村尚處于羽翼未豐階段。三權分置政策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工商資本的訴求。以一些發達國家的經驗,對工商資本下鄉也是有所限制的。即使目前國家政策允許工商資本下鄉,依照國際慣例,工商資本或許需要在農村打拼幾十年才能定型。但目前這種勢頭異常迅猛,一些工商業主挑肥揀瘦,撿好地棄差地,產生嚴重的后遺癥。當前國內產能嚴重過剩,經濟發展遲滯,這給實體經濟發展帶來很大的困難。現在,單個項目經營普遍利潤低微,往往需要通過多項目綜合利用才能獲得可觀的利潤,這對于初入行的工商資本是很大的考驗。很多率先進入的根本賺不到錢,需要國家補貼才能勉強度日。有的則以農業之名,行非農之實。應特別警惕一些無良工商資本下鄉,目的是為了套取國家資金。當下,盡管優質環保生態農產品、傳統農業產業改造升級等市場廣闊,但是社會資本投資這些方面的積極性并不高,或者缺乏產業視野。一些屬于冷門,但又是民生之必需的行業根本無人問津。如垃圾的資源、環保利用,這對于改善民生和環保意義十分重大,往往成為發達國家的重要評價指標。但是直接效益卻處于微利與虧損狀態,造成市場空缺。還有類似于由誰來種田等問題,其實由誰來種田的問題本身就是個偽命題,中國歷來都不缺乏種田人,問題只不過是出在體制方面。農村是發展的主要短板,國家需要快速提振農村市場來消化產能過剩,抗衡外來風險。而此時社會資本大多都處于觀望狀態,你要發展,他無動于衷。你干,他不干,一大攤的事情就耽擱在那里。怎么辦?通過基層政府的企業化、市場化轉型,既極大地提高了行政效率,又能迅速提振農村經濟社會發展。農村舊體制薄弱,我們應在農村構建起全新的體制,以此加速舊體制的瓦解,從而構建起全球范圍效率最高,更安全、更生態的經濟社會管理體系,這是農村市場所能提供的籌碼。這也是當今科學社會主義所面臨的必須解決的重大課題,是中國最大的實際。

    農墾在農村打拼了幾十年,在推行全要素經營方面積累了極其豐富的經驗。在農村,現在任何的工商資本比起農墾都未形成可比關系。吸收農墾改革發展的成果,推進基層政府企業化,這對于全面掌控農村市場,防范農業風險,降低制度成本等等都具有無可比擬的優越的條件。中國不走日、韓和我國臺灣維持小農的模式,也不走歐美式大農的路子,而是走我國農墾四化同步發展的道路。

    高起點建立全國首個縣(區)鄉企業集團管理改革試驗區

    當下中國正處在一個十分緊要的歷史關口,擺在我們面前有兩條路。一條路是,國家取消工商資本下鄉限制,按照國際慣例農村正在接受工商資本的改造,農村或許要經過幾十年來回折騰才能穩定下來。另一條路是,實行縣(區)鄉政府企業化、市場化改革,通過政府企業集團的推動與引領作用,實現農村超常規發展,走出一條具有中國特色的農村四化同步,共同富裕的發展道路。顯然,中國只能走后面的一條路。現在中央出臺的一些改革舉措,經過舊體制的折中到最后落地,很大程度上被打了折扣。建立一個受舊體制影響較小,能夠按照預設高起點、高水平實施的改革試驗區,給面上的改革樹立標桿是十分必要的。上思縣人口少,自然資源豐富,改革張力小,十分適合進行高起點的改革試驗。改變傳統社科研究大水漫灌的做法,采用自然科學的研究方法,實現精準滴灌。大水漫灌消耗的資源多,有的泛濫成災,有的卻要枯死。精準滴灌消耗的資源少,卻能把有限的資源用到最需要的地方。文章前面已經說了,只要突破實行縣(區)鄉企業集團管理這個難題,我國經濟社會發展就可以逆勢上揚。這是大戰略。縣(區)鄉實行企業化、市場化運作,對于習慣于行政管理的縣(區)鄉領導一開始可能不太適應,但是對于農墾的領導卻是輕車路熟,左右逢源。這里主要是觀念上和管理上的問題,是戰術問題。實行縣(區)鄉企業集團管理具體如何運作,農墾就擺在那里,有現成的參照系。上思縣是筆者工作所在地,在長期的課題研究中,一直以上思縣作為課題研究實施對象進行構架。具體如何運作布局,我在專題文章中已進行闡述,或者由集團和有關方面專家共同決策都不成問題。在這里就不打算展開來談了。下面繼續就“實行縣(區)鄉企業集團管理”的改革試驗談三點看法。

    一、實行“縣(區)鄉企業集團管理”是農村基層管理體制的補充與完善。“以家庭承包為基礎,統分結合雙層經營機制”被寫進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但是建立在集體經濟基礎上的統一經營層次由于缺乏經濟基礎長期處于缺位狀態。這是農村發展不起來的根本原因。在產業化、專業化、社會化大生產的背景下,原先的“統一經營建立在集體經濟基礎上”的體制設計也存在很大的局限性。在改革開放已經取得巨大進展的今天,我們不能抱著“木已成舟”的定勢思維而故步自封。縣級政府掌握巨大的行政、組織、財政等資源,這是資本主義國家的基層政府所沒有的。通過對縣(區)鄉政府與農墾(準政府)進行類比不難發現,縣(區)鄉實行企業集團管理比起農墾更具優勢。縣(區)鄉政府從單純的行政管理型向行政經濟管理型的體制轉型,這是很大的社會進步,也是我們的體制優勢所在。確立縣(區)鄉統一經營地位,與農戶的分散經營相結合,不動搖原有的家庭承包基礎,農村雙層經營體制機制得以確立與完善。實行縣(區)鄉企業集團管理與我國的政治制度、意識形態有關,而與自然地理、社會環境條件無關,具有可復制性。

    中國還是個發展中國家,尚未具備西方福利社會的條件,但是我們可以發揮體制優勢,通過基層政府企業化運作,全面提高縣域農村組織化程度,大力擴展全產業鏈,通過組合改組擠出附庸于國家基建投資項目的私人資本。現在基層政府與私人資本保持著千絲萬縷的聯系,這是產生腐敗的溫床,必須予以取締。適當縮減政府財政開支,盡最大努力促進全員就業,提高員工生活水平和生活質量,從而使我國基尼系數迅速恢復到合理水平。通過全面提高企業經營管理水平,提高員工生產技能,憑著企業集團良好的信譽抱團走向國際市場,擁抱經濟全球化潮流。所有這些,都是立足于長遠,同時解決好當今中國所有問題的基礎性工作,要以體制形式給予定型下來,把軟要求變成硬約束。也只有實現農村社會員工化,真正賦予員工主人翁地位和監督職能,改變企業領導人由上級任命的傳統做法,通過民主選舉產生,從體制上形成對企業領導人的民主監督,從根本上防止腐敗產生。

    二、建立縣(區)鄉企業集團管理體制機制,創新發展中國政治經濟學。

        改革的最終目的是建立起一套具有中國特色的高效、有序、順暢的市場經濟體制機制,這也是中國政治經濟學發展應有之義。在中國,經濟學成為獨立的學科歷史很短,除了學習人家的東西,很少有自己的東西。在我們的教科書中,言必稱西洋的現象比比皆是。實行縣(區)鄉企業集團管理改革,其直接目標是推進政治體制改革,從根本上改變政治體制改革滯后的被動局面,在未來相當長的一段時期內成為改革的重點。反過來,要以政治體制改革帶動經濟、社會、文化、生態體制改革。而不是目前的以經濟體制改革為重點,通過經濟體制改革帶動政治、社會、文化、生態體制改革的做法。與以往的改革不同,它是通過建立新的體制機制,以體制本身的動力來推動整個社會的運行。實行縣(區)鄉企業集團管理改革,實質上屬于科學管理的范疇。科學管理的特點是通過對管理對象的優化組合與調配,以很少的投入或不投入即可達到提高經濟效益的目的。根據當前我國的國情,相比于科學技術,科學管理更值得研究。這對于改變我國的粗放型體制機制向集約型、效益型轉變,提高國民經濟運行質量其意義更為重大。從中國的實際出發,探索與之相適應的有效的體制機制不僅是當前深化改革迫切的任務,這也是經濟學不斷取得進展的必要條件,需要經濟學人不斷的艱苦付出。當今,云計算、大數據、互聯網等科學技術正在迅猛發展,基層政府市場化、企業化改革為這些方面技術的應用提供了更為寬廣的舞臺,智慧城市、智慧企業、智慧農業等將變得更加智慧。時下人們對于公社化的大一統往往比較排斥,但是公社化的一些做法卻以另一種形式悄然在我們身邊獲得快速發展。避開那些浮夸虛假的成分,比如大飯堂,在食品產業化發展中只不過是小巫見大巫。在全產業鏈經營理念指導下,即使在縣鄉村屯建立公共食堂也不是沒有可能。“小”字當頭顯然不是當今中國社會的主要發展趨勢。如何在組織化、規模化、集約化方面取得突破,這才是當前中國農村發展中最重要最緊迫的課題。探索中國政治經濟學細微構架,必須扎根于熱火朝天的經濟社會實踐,捕捉政府一企業聯結的核心部件。不能因為政治體制敏感就無所作為,要敢于對舊的縣(區)鄉體制敲一錘,建立科學高效的新的農村管理體制機制,以適應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發展的需要。四十年農村改革,如今邁步重頭越。實行縣(區)鄉企業集團管理,這是由中國國情與國家發展戰略需要所決定的,是全面深化改革最大的考量。“過了黃洋界,險處不須看”。這是最后的斗爭,讓我們團結起來到明天。

    三、以“雙軌制”推動上思縣縣鄉政府企業集團管理的改革試驗

    從有關報道獲悉,目前上思縣扶貧資金有十個億,上思有八個鄉鎮,比我提出的“一鄉一億”財政支持計劃還多出兩億元。目前上思縣扶貧資金使用分散,難以形成產業化,而且大多集中于農業、畜牧業等第一產業。有沒有十億元扶貧資金的真實性暫且不論,在當今的社會轉型期,即使是“一鄉一億”的財政支持計劃也是有可能的。集中使用好扶貧資金,使用好“一鄉一億”政府轉型贖買錢,實現經濟發展,體制順暢,社會進步的多贏。上思縣“縣鄉政府企業集團管理”改革試驗通過國家立項,采取雙主體運作的“雙軌制”,一是以縣鄉政府為主體建立專門運作機構。二是以國家農業部農墾局和有關方面專家組成攻關小組為主體,由廣西農墾具體對口支持運作。建立聯席運作工作機制,共同商議建立與管理好產業群,確保項目產業全面取得成功。待項目產業群運作成熟,政府機構轉型到位后,再過渡到由政府企業集團單軌運行。

    先期投入一億元,啟動叫安鎮平江地區的旅游產業發展,帶動區域農村企業化、城鎮化管理的改革,實現叫安鎮政府經費自給運行。筆者于2004年就已經形成了該區域的產業策劃,有了比較成熟的方案。與此同時,開展對縣域的產業化構架、項目立項與評估等前期工作。  

                                             2017816

  • 責任編輯:毒菇酒拜
  • 相關文章
  • 發表評論
  • 評分: 1 2 3 4 5

        
  • ·請遵守中華人民共和國其他各項有關法律法規。
  • ·用戶需對自己在使用本站服務過程中的行為承擔法律責任(直接或間接導致的)。
  • ·本站管理員有權保留或刪除評論內容。
乒乓球教学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