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懷遠縣徐圩鄉在推進“一戶一塊田”改革中,堅持“群眾有意愿,干部有作為”原則,實現了零投訴、零上訪,全鄉農村矛盾糾紛減少90%以上,干群、鄰里關系進一步融洽,綜治工作再上新臺階——   

    并地“并”出和諧鄉村

    年福燁 / 文

      立秋后的皖北平原,仍是滿目蔥翠,萬物豐茂。 
          車輛行駛在懷遠縣徐圩鄉境內,得益于“一戶一塊田”改革,昔日阡陌縱橫的小田塊,變成橫平豎直的大地塊,田地的四周溝渠通暢,道路平整,田野里的夏種作物正茁壯生長,一派欣欣向榮的景象。 


          “現在的大田塊,收方便、種省事,既增加了產量,又給全鄉發展現代農業,開展農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提供了基礎。”陪同記者采訪的徐圩鄉黨委書記蔡永表示,經過近3年的改革,徐圩取得了土地面積和經濟效益的雙增加,同時還實現了農村治安隱患的大幅減少,干群、鄰里關系變得更加融洽,也讓全鄉的綜治工作水平上了一個臺階,這是當初推動改革時所沒有想到的。 
           因地結怨鄰里生嫌隙 
          “二輪土地承包以來,每戶承包地一般要有4到6戶地鄰,因為地界不清、搶奪機械、搶收搶種等問題,地鄰之間鬧別扭、鬧矛盾甚至大打出手的事情屢見不鮮。”每年的夏秋收種時節,是徐圩鄉徐圩村村委會主任秦守倫一年中最忙碌的時候,當了34年村干部的他,年年如此。 
          2015年麥收期間,徐圩村村民秦某因為地界不清多收了鄰居秦某某家的小麥,導致二人由最初的口角發展到肢體沖突,最后鬧到不可調和。秦守倫得知情況后,帶領村兩委班子部分成員,利用早晚農閑時間,多次上門調解,有一次甚至調解到晚上11點,最終兩家握手言和。 


          這只是秦守倫調解眾多糾紛中的一起,而費時費力的調解并不是一勞永逸。“今年好了,明年可能糾紛又起,年年都有新情況,但是翻來覆去大多數還是和土地有關系。”秦守倫告訴記者。 
          在徐圩村兩委班子看來,有些矛盾糾紛的調解并不容易,有時費時費力的調解帶來的是兩頭不討好。“甲以為你替乙說話,乙以為你替甲說話,有時候真的是焦頭爛額。”一位村干部告訴記者,矛盾的多發帶來了干群關系的緊張,很多涉事村民對基層干部有股怨氣,同時村里的很多工作也受到了很大的影響,有些正常工作無法順利開展。 
          直面問題干群再交心 
          “小田并大田,好是好,但是怎么并?群眾心里并沒有底。”翻開徐圩鄉黨委副書記張鵬的工作筆記,密密麻麻記錄著并地改革動員會上村民提出的各種問題。“絕大多數村民都同意并地,但是極個別的不同意,整個工作就推進不下去。”張鵬說,唯有干群交心,堅持“群眾有意愿,干部有作為”的原則,才能順利推動改革。 
          徐圩鄉把“一戶一塊田”改革的過程當成農村矛盾糾紛集中化解的過程。改革每到一處,每村每組都要召開改革動員會,把問題暴露在陽光下,這些動員會不但成了集聚民眾智慧的場所,也是面對面傾聽民意的好時機。 


          “動員會提出的問題,有的之前遇到過,當場就可以做工作解決,有的沒有遇到過,就要再次開會,聽取村民的意見,發揮好群眾主體作用。”張鵬說,這不但考驗著基層干部的智慧和耐心,也無形中拉近了干群之間、鄰里之間的距離。 
          已經完成并地的徐圩村村民朱全國是遠近有名的種田能手,15畝土地被他打理的井井有條,一開始,他并不贊同并地。“我的地,雖然分散成6塊,但都是我一點一點平整出來的,旱不到澇不到,每畝小麥產量比周邊土地最少高出200斤。”朱全國對現有土地增值空間期望大,擔心互換并地后自己分到孬地,利益受損。徐圩村的并地工作剛開始,張鵬和秦守倫就遇到了難題。 
          能否做好少數不愿參與互換并地農戶的思想工作,是此次并地成敗的關鍵。秦守倫動員村里德高望重的老黨員三番五次上門做工作,為了最大限度的保證像朱全國這樣種田能手的利益,村里在抓鬮分地之前,多次召開有群眾代表參加的會議,大家決定對孬好地塊采取打折的模式來劃分,一畝好地換一畝地,一畝二分孬地折換成一畝地,“類似朱全國家的15畝地,可能并過之后變成16畝。”秦守倫說,通過這種模式來保證公平,并把村里的近期整體規劃說給他聽,朱全國最終同意了并地。“我種田種出了心得,說句大話,就是給我孬地,一年也能變成塊肥田。”朱全國說。 


          而并地之前,在村干部的眼里,朱全國卻是個“難纏戶”。“由于他種地有技術,每年的收種期間,都或早或晚和周邊村民時間不一致,經常性的擠占鄰居的地邊,時常發生糾紛。”秦守倫說。 
          今年三夏期間,是朱全國完成并地之后的第一次麥收,由于自家土地并成了一塊地,周邊又新修了生產路和生產渠,朱全國順順利利的完成了夏收夏種,沒有像往年一樣和鄰里發生摩擦。 
          完成了“并地”改革的朱全國同樣為基層干部的工作熱情所感染,在別的村民組改革動員會上現身說法,協助村干部去說服其他村民也進行“并地”改革。 
          “只要心里裝著群眾,深入了解群眾,面對面交流,心對心溝通,很多困擾村民多年想辦而未辦成的事就能順利解決。”蔡永說。 
          并地改革成綜治“利器” 
          “長期以來,我國農村矛盾糾紛呈現出復雜多樣性,但據相關部門統計,80%的矛盾糾紛產生于土地,主要是‘增人不增地、減人不減地’政策引發的糾紛和農民群眾因土地轉讓承包經營的糾紛。這類糾紛比較突出,甚至引發破壞生產經營和集體上訪事件,成為影響農村和諧穩定的關鍵因素。”蔡永告訴記者,徐圩鄉因地制宜,以“一戶一塊田”改革為抓手,創新社會綜合治理方式方法,努力構建和諧鄉村。 


          翻開擺放在蔡永案頭的統計報表,改革前和改革后該鄉的農村矛盾糾紛發生率發生了顯著變化,而已改革和未完成改革的村子農村矛盾糾紛發生率也有著鮮明的對比。“實行‘一戶一塊田’改革之后,每戶承包地鄰一般只有2戶,減少2至3倍以上,地鄰大幅減少,農村治安隱患也隨之降低。據不完全統計,該鄉農村矛盾糾紛下降了90%以上,效果十分明顯。”蔡永說。 
          “這次鄉鎮干部幫俺們干了件實事,干了件好事!”行走在徐圩鄉的田間地頭,這是聽到最多的群眾關于“一塊田”改革的一句話。的確,“一戶一塊田”改革解決了困擾廣大群眾多年想解決而未解決的問題,拔掉了農村因地生怨、生仇的“病根子”。僅以該鄉宗廟村為例,改革前,每年午秋兩季因土地而起的糾紛至少在20起以上,整村實行“一戶一塊田”改革后,到目前為止,實現了土地糾紛零發生。群眾之間、干群之間少了怨氣、添了和氣、沒了仇氣,大大提升了基層黨組織的公信力,團結友愛鄰里和睦的新風尚又回來了。 

     
          據該鄉相關部門統計,已完成“一戶一塊田”的村組,群眾滿意度100%,與此同時,很多沉淀多年的陳怨舊恨得到有效化解。改革開始以來,全鄉實現了零投訴、零上訪。 (年福燁) 

  • 責任編輯:tm211
  • 相關文章
  • 發表評論
  • 評分: 1 2 3 4 5

        
  • ·請遵守中華人民共和國其他各項有關法律法規。
  • ·用戶需對自己在使用本站服務過程中的行為承擔法律責任(直接或間接導致的)。
  • ·本站管理員有權保留或刪除評論內容。
乒乓球教学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