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前位置:文章首頁 >> 三農之外 >> 社會熱點 >>
  • 呂德文:“群眾無感,干部不滿”,基層這現象值得警惕
  •  2019-04-16 17:40:59   作者:呂德文   來源:俠客島   點擊:0   評論:0
  •  【字號:
  • 【島叔說】“群眾無感,干部不滿”,基層這現象值得警惕

     

    先說一件島叔老家的事。
     
    這幾年,島叔的家鄉變化很大。村干部花了大力氣,高標準地把十公里的通村公路修好了,還把河道修葺一新,新建了幾個小公園,儼然是個美麗鄉村。島叔每次回家,對比過去,甚是感慨。
     
    滿以為鄉親們會和島叔的感受一樣,可結果讓人意外。對村莊的變化,老鄉似乎并不領情,對村干部所為很不屑,甚至還滿腹怨氣。村干部呢?也很氣憤,累死累活卻得不到鄉親的承認。
     
    一句話,“群眾無感、干部不滿”。


     
    現象
     
    島叔在基層調研時發現,這種情況很普遍。
     
    有一次,扶貧干部陪島叔訪談當地一家貧困戶(單身漢),到了后,貧困戶家中之臟亂令人震驚,幾乎沒有落腳之處。旁邊的扶貧干部很不好意思,拿起掃把幫貧困戶打掃,邊掃邊發牢騷:“你怎么能這樣呢,政府幫你,你也要爭氣啊。”但他只在一邊笑,很是無所謂的樣子。
     
    說實話,島叔在調研中發現,絕大多數扶貧干部干工作可真是任勞任怨,但也幾乎每一個都或多或少體會過“寒心”的滋味。
     
    類似的情況還很多。前幾年某地發生水災,當時就出現了干部救災、群眾在一邊看的情況。曾幾何時,動員群眾參與是基層治理的“常規”,為什么現在變成了政府包辦?大家都在感慨,如今的基層治理怎么了?
     
    按常規,正常的基層治理行為,要么是群眾和干部都滿意,比如福利分配;要么頂多群眾和干部一方不滿意。現如今,干部和群眾都不滿意的情況為何如此普遍?
     
    不少基層干部感嘆,現如今,政府連做好事都會做出矛盾來,真是令人費解。
     

    基層調研一幕:扶貧干部幫貧困戶打掃衛生

    群眾
     
    費解之后呢,能怪群眾么?
     
    似乎是怪不上的。
     
    毛主席早就說過,做任何工作,群眾都有先進的、中間的和落后的三部分。這本是規律。那時候,還可以通過“抓兩頭帶中間”的辦法,把群眾團結起來。
     
    現在的問題在于,經過20年的高速城市化后,很多村莊都已是空心村,群眾之間的社會關聯已經大大弱化。再加上隨著市場轉型的快速推進,客觀上農村也出現了群體、利益乃至于階層的分化,發展不平衡不充分已經成了社會的主要矛盾。
     
    這時候,想像以前一樣,村民群眾自己組織起來做自己的事,其實已經很困難了。
     
    現在,群眾不再是簡單的政治標簽,也不是一個單一身份的群體,而是能動者的集合體。這幾年最明顯的變化是,人們的權利意識越來越強,每一個人都想自己的權益得到尊重,與此同時,義務意識卻不見得增強。據島叔觀察,甚至還有明顯弱化。
     
    怎么會出現這種情況?自從農業稅費免除以后,農民基本上不再承擔對國家的義務,各種權利也在不斷增加。這當然是國家的進步,讓農民享受改革紅利。但在基層治理過程中,治理者很難用單一的話語和框架展開行動。直白一點就是,試圖用“顧大局”來說服群眾的時代已經過去了。
     
    這些因素造成了現在的局面:人們很難再形成集體行動。這又反過來增加了基層干部組織動員群眾的難度,基層干部甚至不知道“群眾”在哪里了……
     
    家鄉修路的時候,島叔就曾親身經歷過一次。為了重新規劃村莊,也為了降低工程量,村干部想讓公路改線,從島叔家族的祖屋門口過。這涉及到幾十戶,各家有各家的想法:大部分在家的老人都不同意,或是怕破壞風水,或是怕地盤被占;少部分中年人同意,覺得這樣可以順便改善祖屋的環境,未嘗不可。
     
    但麻煩的是,大多數年輕人都不在村,老人又做不了主,家族里根本就沒有“主事”的,村干部找誰去商量呢?結果,開戶主會的時候,參加會議的都是老人,并且還不齊全。雖然私底下大家都不同意,但沒人愿意公開出頭反對。不同意當然就是默許了——那就簽字吧……
     
    結果可想而知,路是修通了,群眾卻不滿意,后續還有無盡的麻煩,比如補償問題。

    家族不斷有長輩打來電話問:“德文,村里是不是拿了錢放你這里了?”我說沒有啊。但家族里的很多人都不信,說“怎么會呢?地都被他們占了,哪有那么傻的?”天地良心,家族里有幾家豬欄被拆了,是補償了一些錢的;至于公地,村里確實沒說法啊。


    圖片來源于網絡
     
    干部
     
    這能怪村干部嗎?
     
    他們也冤枉,也身不由己。村里修路,資金本來就是個問題,況且占的又不是私人的地。不過村里還是承諾了,會在祖屋修繕的時候爭取項目作為補償。
     
    稅費改革后,作為基層治理主體的鄉村兩級組織開始轉型,其中根本的變化是失去了財政自主性,主要依靠財政轉移支付來維持運轉。并且,上級政府通過鄉財縣管和村財鄉管等制度設計,剝奪了鄉村兩級組織的財政權。

    自此以后,基層組織逐步“懸浮”于鄉村社會,治理行為具有鮮明的“眼光向上”的特征。簡言之,基層治理者失去了自主性,成了單純的政策執行者。
     
    雪上加霜的是,基層組織不僅喪失了財政等治理資源,還在響應上級“公共服務型政府”的建設中,進一步弱化了治理職能。基層政府和村級組織很難再說自己是“治理者”,而是“服務者”。
     
    結果就是,不僅是上級,群眾對基層干部的要求也越來越多。這還是在基層自由裁量權逐漸弱化的情況下出現的。
     
    其次,干部其實已經不知道怎么跟群眾打交道了。熟悉基層的人都知道,群眾工作是一項實踐藝術,得長期浸淫其中才行。但客觀上,當前已經失去了讓干部真正下沉和群眾打成一片的條件。
     
    一方面,沒什么事需要干部和群眾打成一片了。過去,稅費征收、計劃生育,哪一件事不得跟群眾打交道。而今,即便有了“硬杠杠”的行政任務,也無需和所有群眾打交道。一旦這種“可選擇性”出現,基層工作就會向講策略、講特殊等角度去考量。
     
    比如,有上訪戶,那就想盡辦法解決其特殊情況;有“釘子戶”,那就想盡辦法找“突破口”擺平;哪怕是對待貧困戶,那也是一項個別的、階段性的工作,犯不著建立長期關聯。
     
    另一方面,上級的各種要求,實際上也增加了基層干部接觸群眾的難度。這些年基層行政的“規范化”過程,催生了大量的辦公室業務,很多鄉鎮干部坦言“下不去了”。甚至于,很多地方連村干部也卷入其中。
     
    比如,很多地方搞一個便民服務中心,讓村干部坐班,以為這才是“服務”。殊不知,很多中西部地區的村干部反應,坐班以后反而和群眾生分了——連群眾都說,坐在哪里,還真把自己當干部了,何必呢?


     
    癥結
     
    問題的癥結在哪里?恐怕是我們對基層治理存在太多的誤解。
     
    誤解一:庸俗化理解為人民服務。為人民服務是我們黨和政府的宗旨,這一點毋庸置疑。但是,我們的政府從來沒有將為人民服務庸俗化地理解為市場關系中的“服務”。這兩種“服務”的意義是不同的。
     
    為人民服務是一項政治原則,并不能等同于具體的行政過程。我們說干部是人民的公仆,主要是從政治要求來說的;而行政過程有其科學性,不能簡單地用政治原則和行政價值來代替。

    再有,人民群眾是一個需要分析的復數,不是任人擺布的單一“符號”。尤其是在當前的基層治理環境中,為人民服務應是為群眾的整體利益服務。
     
    但很奇妙的是,過去一些年來的公共服務型政府改革,將這兩種不同意義的“服務”融合,進而出現了“群眾”以服務對象自居,要求基層干部按為人民服務的宗旨提供“無私服務”的畫面。這種錯位,造成了干群關系的扭曲:干部是可以無私,可那是為“人民”服務啊;一旦群眾以“雇主”的心態要求干部時,不僅群眾會面臨期望過高的窘境,干部也會覺得很是不適。
     
    誤解二:基層治理中老好人主義泛濫。只要群眾有要求,一些地方的黨委政府總是無原則地滿足,什么都“兜底”。這會出現什么問題?
     
    島叔前段時間受某市房管部門的邀請,調研了該市的物業管理情況。有一個數據令人吃驚:全市三分之一的小區物業費是政府兜底的,尤其是還建房小區和老舊小區。該市準備制定一個包括還建小區在內的物業管理辦法,島叔建議既然是物業費,“收不收是一回事,收多收少又是另一回事”,結果受到絕大多數區級物業管理部門的反對,覺得根本不可能,也不應該。言下之意,政府還是得承擔這些小區的物業費。
     
    在跟一個還建小區的社區書記訪談,島叔問,要是開始收物業費得等多長時間?這位書記不假思索地說,至少20年。也就是說,政府至少得兜底一代人。

    這種老好人主義,甚至還在脫貧攻堅等工作中體現得淋漓盡致。為什么那么多群眾爭當貧困戶?就是因為貧困戶的一切都被兜底了,利益實在太大。
     
    本質上來說,老好人主義就是不擔當、不作為的形式主義的表現——遇到問題不想辦法解決,而總是想著通過“收買”來化解矛盾。殊不知,越是如此,矛盾積累得就越多。貧困戶的訴求是解決了,那還有更多的非貧困戶呢?
     
    誤解三:泛政治化。現如今,上級各部門在下達任務時,都要上升到講政治的高度,要求基層配備足夠的力量去完成任務。但問題是,基層哪來的三頭六臂?如果所有事情都是政治任務,那不形式主義還能怎么辦?
     
    事實上,絕大多數任務對于基層而言,應該是常規性的,犯不著短、平、快,否則治理效果會適得其反。從政策執行的科學性來說,沒有差別就沒有政策,當事事都重大時,也就意味著事事都不重要。

    久而久之,基層干部逐漸變得疲憊不堪,群眾看在眼里也只會“無感”而已了。
     
    文/呂德文 武漢大學社會學系研究員

  • 責任編輯:whj
  • 相關文章
  • 發表評論
  • 評分: 1 2 3 4 5

        
  • ·請遵守中華人民共和國其他各項有關法律法規。
  • ·用戶需對自己在使用本站服務過程中的行為承擔法律責任(直接或間接導致的)。
  • ·本站管理員有權保留或刪除評論內容。
乒乓球教学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