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青年人一定要呼嘯著走向田野,不能懸浮在理念真空

    劉景琦 | 華中科技大學中國鄉村治理研究中心博士研究生

    《探索與爭鳴》第三屆(2018)全國青年理論創新獎提名獎獲得者

    本文為第三屆全國青年理論創新征文頒獎大會暨中國知識體系構建與青年使命青年論壇上的發言

        既是青年人交流平臺,我就想以青年人的視角談自己所理解的青年使命與青年成長。

         在這個浮躁的社會里,青年人只有克服布爾喬亞式的象牙塔情懷,直面經驗,才能構建中國知識體系。青年學生并不是一個階層或階級,但是從生活條件與立場上來看,現在很多青年學人,言必稱古希臘,語必言后現代,把華麗辭藻當做安身立命之本,將學術玄學化、學術研究專有名詞化當做實現自己地位躍升的手段,失去了公共關懷與底層視角。

    構建中國知識體系是我們的學術使命,但要構建它,我們必須要知道中國是什么,中國經驗是什么,這是我們學術研究的起始點。很多生活在校園中的青年學人,接觸到的只是陳舊課本里的中國、沉悶課堂上的中國、大眾媒體上的中國、知網上的中國,再加上沉不下心思、放不下身段,走馬觀花似的觀賞中國而不是理解中國,這些中國很容易變成情緒化的、意識形態化的中國。研究很容易變成個人的把玩,只能孤芳自賞,失去了公共性與嚴肅性。

         只有實現知識分子與勞動群眾的統一,才能夠深刻地認識與理解中國。當前中國轉型力度之大,超乎我們的想象,只有長期浸泡在中國經驗中,深入群眾當中,我們對中國的認識才不會有偏差。現實中國其實是一個復雜多面體,而我們只有廣泛接觸機關干部的中國、基層工作人員的中國、普通群眾的中國、留守村莊的中國、城鄉結合部的中國、城中村的中國、城市中心的中國、農民工的中國、小攤小販的中國、拆遷戶的中國、老街區居民的中國等等,我們才能體會到社會結構上的南北中國、經濟差異上的東西中國、城鄉差異上的城鄉中國等,才能深刻意識到中國的復雜性,才能逐步把握中國經驗,才能將學問扎根于深厚的中國經驗當中,才能在磐石般堅固的根基上構筑中國的知識大廈。

             我們青年人一定要呼嘯著走向田野,走向現實中國,不能呆在書齋里,不能懸浮在理念真空中。只有呼嘯著走向田野,才能在與現實的碰撞中激發自己的學術靈感,才能在種種文化震撼中反思自我與他人,才能在深厚的中國經驗大地上構筑中國的理論大廈。

        不過,完成青年使命要建立在研究能力之上,作為青年人要打好自己的基礎,不管是理論基礎還是經驗基礎,只有基礎扎實才能在經驗本位下實現理論創新,才能在現有體系下獲得自身的成長。

          青年學人只有通過接受系統的學術訓練,才能掌握學科思維與研究工具,才能更好的認識中國。這里邊就涉及到兩個問題,首先就是如何看待學科思維與研究工具,現有迷思是神話某些學科或者某些研究工具。實際上,不管哪個學科,例如哲學、社會學、經濟學、人類學、法學等等,都只是認識世界的思維方式,不管是定量研究還是定性研究,也都只是認識世界的一種工具。不要被某種思維方式、思考工具和技術征服,不能當某一學科或某一工具的衛道士,而是要以問題為導向,為研究服務,為青年學人的學術成長服務,而不是為某一學科或某種研究工具服務。

          其次,系統化的學術訓練是掌握學科思維與研究工具的必由之路,這方面可以互相借鑒。在人文社會科學領域,當前國外的知名大學都已經形成了成熟的學術訓練體系。國內的培養模式還未成熟,但是每個老師都會有自己的培養意識。我的博士生導師賀雪峰老師,結合社會科學的學科特點,摸索出碩博貫通的學術訓練體系,簡稱為“兩經一專”,包括碩士兩年的經典閱讀訓練和博士三年的集體調研訓練,這些都是在學術團隊中完成的專業化訓練。我相信其他老師也都探索出了自己的培養模式,作為身處或者剛剛完成學術訓練的青年學人,也可以就此方面進行探討,互相學習借鑒。

           講到青年使命必然涉及到我們青年人成長面臨的結構環境。其中最重要的是兩個體系對我們的影響,一方面是學術培養方式與培養體系對我們成長環境的營造與成長路徑的塑造,另一方面是學術評價體系對我們成長速度與成長效果的評價,我們要處理好自己與兩個體系之間的關系。

         在現有的培養體系當中,師生關系、培養方式方法、“成長感”成為青年學人關心的關鍵詞。我覺得師生關系不能異化為雇傭關系、擬制親屬關系、師門幫派關系;理想的培養方式方法應該是指導思想一貫的、可操作化的、具有一定彈性空間的、師生可以對話的;很多青年學人對培養體系有著共同的感受,如果沒有“生長痛”與“成長感”,那么培養體系可能存在問題,需要師生共同努力解決。

         現有的學術評價體系也常常被人吐槽,“青椒”們也覺得“鴨梨山大”。實際上,量化的學術評價體系未嘗不是一件好事,這可能對文史哲學科沖擊很大,但是對經濟學、社會學、公共管理學等學科,這種學術市場化是對學術等級體系的一種反叛,青年人只要努力,就能獲得學術市場的青睞,就能夠獲得認可。但我們也不能為發表文章而發表文章,成為文章的奴隸,失去了研究的靈魂。寫文章并不是問題,問題是要有好的研究,文章是科學研究的副產品,有研究之后,文章成果會自然流淌出來。

          我們青年人一定要客觀理性看待我們的成長環境。雖然現有的培養體制機制和學術評價機制有種種不完善之處,但它們營造出來的成長結構也足以滿足我們的成長需要。我們需要在此基礎上積極營造自己的成長機會空間,我們要適應它、利用它,最后才能夠改造它,才能為更多的后來者提供更好的成長環境。

  • 責任編輯:whj
  • 相關文章
  • 發表評論
  • 評分: 1 2 3 4 5

        
  • ·請遵守中華人民共和國其他各項有關法律法規。
  • ·用戶需對自己在使用本站服務過程中的行為承擔法律責任(直接或間接導致的)。
  • ·本站管理員有權保留或刪除評論內容。
乒乓球教学视频